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一起吃饭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孙蕾即不生气之前的靠近,也不在意主动触碰到她,那么她也就没必要那样胆战心惊。

  钱生把题目结论再写了一遍,看着孙蕾微微垂眸,手握着黑色圆珠笔,沉默的看着卷子,悄悄的把偷看的视线收了回来,嘴角浅浅的勾了勾。

  况且真能两人靠近一点,除了害怕更多的还是高兴呢。

  “你好,帮我冲个卡。”

  钱生这么大个人大咧咧的坐于吧台旁,怎么看都醒目极了,但不管男男女女,高矮胖瘦,每一个走到吧台的人除了最初诧异的一眼,全程目不斜视,要求开卡的态度也极为有礼。

  连续写了两张卷子,钱生脖子有些酸,在偷偷转了转酸疼的脖子,抬头看着孙蕾眉眼不动冲卡以及吧台外年约十七岁的壮实男孩毕恭毕敬的模样,思维不由的有些分散。

  虽然孙蕾再是不耐,也带着营业态度,工作的速度也极为麻利,但这样子还真像是网吧大佬。

  就像是学校那种流言,背后有靠山的那种大佬:

  “到时候直接到吧台来退押金即可。”

  “好的,谢谢。”

  孙蕾不动声色的掩去眼里的厌烦,高峰期的时候,总是不间隔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话语。

  在那抹厌烦成功隐于黑眸之中,孙蕾侧头,就见原本端正坐姿的钱生不知何时变得有些懒散起来。

  肩膀半搭拉着,手握着笔在无意识转圈,眼眸似看着试卷,但却毫无焦聚,而且嘴角浅浅的勾起。

  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事,非常开心的模样。

  正午的阳光照耀下,那略显圆润的小脸被晒得红艳艳的。

  像个小太阳一样。

  自带令人愉悦,放松的效果。

  孙蕾静静望了数秒,在黑眸中琥珀之色渐显时,右手拾起桌面上的黑色水笔,对着钱生的手背敲了敲。

  力道不大,却足够令发呆的钱生手中的笔掉落,整个人受到惊吓。

  “哎哟~”

  小小的惊呼声中,钱生眼睫扑闪着,数秒后,望向孙蕾的眼眸半睁,带着几分惊吓几分委屈。

  像个受惊的兔子

  孙蕾握着水笔的手指微微摩裟,话语平静,面无表情。

  “做作业的时候分心,明天期中考试有把握?”

  “没把握孙蕾,我不分心了。”

  面对孙蕾这样的眼神和话语。

  钱生默默捡起掉落的笔,一边认错,一边赶紧奋笔疾飞。

  网吧大佬而且背后有势力这种可能是无稽之谈,但孙蕾是严师肯定没错!

  之后就算是再有人来吧台开卡,钱生也没敢分心。

  认认真真的刷题。

  在学校担当校霸,并且被孙成觉得成绩有水份的孙蕾其实课业基本功非常扎实,每一次都能轻易的发现钱生的弱点,然后通过短短的数句把那点提透。

  原本只是想要与着孙蕾亲近一点,并不抱真能有补习效果的钱生,在今天一天简直受益非浅。

  明媚的阳光不知何时往下坠,只留下了一片晕红的光晕。

  上次见过的小伙子与着孙蕾简单的进行了交班,脱下“远峰网吧”工作服的孙蕾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孙蕾,我们一起回去?”

  “嗯。”

  在那个小伙子来的时候,钱生就已经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东西,站在网吧门口乖乖等着。

  眼见一身黑衣的孙蕾背着惯有的书包面从网吧走出,钱生就望着孙蕾笑。

  又乖又暖。

  孙蕾目光扫向钱生背上那偌大的背书,手直接朝向一伸,在钱生有些懵的表情中,如同在网吧一样,把那又鼓又重的背包背到肩上。

  而钱生只需要背着孙蕾那空荡的似乎都没装什么东西的书包。

  “还不走?”

  “哎,来了。”

  夕阳,微凉的秋风,簌簌摇摆着树枝,几乎同时响起的脚步声,以及地面上近乎挨在一起的影子。

  钱生伸脚踩了踩两人挨在一起的影子,抬眸看着微垂眼眸面色平静的孙蕾,暗暗给自己鼓了鼓气,轻声开口:

  “孙蕾。”

  “嗯。”

  “今天你帮我补了一天的课,做为感谢,今天要不去我家吃饭?

  我妈烧得糖醋里脊非常好吃。

  还有东坡肉。

  肉沫豇豆也很好吃。

  其实我妈烧得菜都非常不错。”

  夕阳坠的越发历害了,晕染着人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暖色。

  孙蕾停下脚步,看着微微仰头,认真报着菜名,正无声吞着口水的钱生,眼眸渐深。

  “我妈人很好说话的。

  一直在问我怎么都没带朋友回家过。

  孙蕾,我们是朋友吧?”

  前一刻脸色还红扑扑的钱生眼睫轻颤的垂下了头,纯白色衣裙被风吹的微微摇摆,那双略显肉肉的白皙手指正不自知的揪着裙摆。

  又紧张,又委屈。

  孙蕾握着背带的手用力的青筋微露,数秒后缓缓松开,比着平日要暗哑些的嗓音响起:

  “走。”

  “我只是想感谢你,而且哎,孙蕾,你你说什么?”

  委委屈屈怂唧唧小声说话的钱生眼见孙蕾身影渐远,下意识的跟了几步,终于反应过来孙蕾竟是答应了!

  欣喜的连话语都结巴了!

  “生生,这是?”

  “这是我朋友,孙蕾。

  妈妈,今天就是她给我补习的,我看天色晚上,就请她到我们家来吃饭了。”

  “这自然是应该的。

  不过你这孩子带来,怎么都不跟妈说一声?

  家里可是什么菜都没准备,招待客人像话吗?”

  “嘿嘿,不用特意准备,妈烧得每个菜都最好吃!”

  “你呀,就贫吧~”

  钱生的家不大,不过六十余平的房间,两室一厅布局,朝南的房间给钱生住了,客厅并不大,而且光线也不好,不过是傍晚的时候,就需要开灯才能照亮。

  但简单绑着长发,系着围裙的万婉,饭桌上是冒着热气的菜,厨房隐约可闻油烟气息,还有那矮柜上泛着水珠的百合花,却都带着一个家独有的温馨感。

  面对着孙蕾总是犯着点怂唧唧的钱生正被万婉拉到一旁小声的说着话,听不怎么清楚,但不管是钱生仰望着万婉的眼神,还是万婉用着手指轻点的其额头的动作,都带着母女间亲昵的情感。

  孙蕾唇用力的抿着,以至于唇色比着平日要红些。

  那张脸依旧平静着,但那双眼却幽深的似看不出光亮。

  “孙蕾是吧,欢迎你跟生生一起过来玩。

  生生这孩子也没跟我说,匆匆忙忙都没什么准备。

  你跟生生先坐着,阿姨再去给你们烧两个菜。

  钱锋,钱锋!

  生生带朋友来了,你去洗几个水果过来。”

  “咦?生生带朋友来家里玩了。

  好,等我马上去洗水果。

  我记得家里苹果,梨都有着呢。”

  爽朗而带着几分亲昵的男女声音中,是原本凑到万婉面前的钱生走了过来,轻轻拉了拉孙蕾的衣摆:

  “孙蕾,我们去那边坐。

  我已经跟妈说好啦。”

  这一刻,真实与鲜活以及家的氛围突然就笼罩到了孙蕾的身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