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泥泞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巴掌?

  是孙蕾被揍了?

  以着平日孙蕾的模样,怎么想也不可能。

  心头这般想着,钱生依旧忍不住心头一紧,下一秒,脚步飞快的就往那木门而去。

  摇摇欲坠的木门非但隔音效果不好,甚至于遮掩效果也不好。

  不用进去,钱生就已经能看见屋内发生的场景。

  不过十几平的房间,竟是比想像的还要空。

  一张床,一张破旧的木桌,一张老旧的柜子,竟是什么也没有了。

  那显得昏暗的光线中,身高足有一米八,体重近二百的剽肥体壮的男人脸上的酒气的红晕依旧可见,此刻他就如被激怒的蛮牛怒瞪着身前,厚实的手掌正高高举起。

  “柱子,蕾蕾她真的没钱了。

  你也知道学费都是她自己赚的。

  你平日还要买酒。

  今天她如果不是发烧了,肯定是去打工了。

  柱子,你别打她了。

  要打,你就打我吧。”

  凄凄哀哀带着几分惶恐的哭腔中,有个发丝凌乱,身子瘦弱过头的中年女人抖着身子正护在孙蕾的面前。

  那个女人除了过于瘦弱,实则长得极为美丽,孙蕾的五官有着七成像着这个女人。

  对比于孙蕾身上那种生人勿近,女人流着泪,跪着哀求的样子,柔美而脆弱,无颖是惹人心动的。

  “怎么,你这话是怨老子吗?

  贱~人!”

  但男人却明显没有怜香惜玉这个概念,此刻听着女人的话语,竟是更为愤怒,那巴掌直接又甩了下来。

  “你敢!”

  喘着气,由于生病而面色格外红的孙蕾咬牙说着,那双平日看上去极黑的眼眸在此刻就像是有火在燃烧,亮的吓人。

  “啪!

  赔钱货,你看老子敢不敢。”

  “蕾蕾,你病着呢,不要动,妈没事。”

  怒吼声,巴掌声,用力抱着孙蕾柔软承受着挨打却努力忍痛的女人,以及那由于发烧,愤怒却无力起不了身的孙蕾。

  钱生只觉得心像是被什么用力的拽住拉扯,又疼又闷,竟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想要冲上前去守在孙蕾的面前,想要狠狠斥责,甚至猛揍这个男人。

  可如果她真的就这样冲进去。

  非但让孙蕾的难堪尽显于她面前。

  而且只是涂添被男人狠揍一顿。

  她的小身板根本没有丝毫武力值!

  钱生用力咬着牙,再次望了一眼门内,转过身用尽全力往回跑。

  有些人生来光明。

  有些人却生于泥泞。

  而那些泥泞会伴随着那些人一生,汲汲从那些人身上吸取养份,让那些人一辈子都挣脱不出。

  孙蕾恨的咬牙,可是此刻除了被柔弱的母亲护住,高烧中的身体却什么也做不到。

  伴随着醉酒的男人肆意的拳打脚踢,无用只会在她们身上发~泄怒火,孙蕾就像是陷入泥潭,被拉扯着越陷越深。

  “哒哒哒~”

  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又极快的远离。

  已经烧得有些神智不清的孙蕾努力的握紧拳头,看着门侧那一闪而逝的淡蓝衣角,漠然收回视线,一边吃力的喘~息,嘴角满是嘲弄的勾了勾。

  “那家又在打架了,那男人打起架来真是渗人。”

  “啧啧,不过那男人那么打,那母女也不逃,想来也是贱的慌。”

  “俗话说的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且那家的孩子看上去就不像个好人。

  小小年纪一看就不学好。”

  “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种人,千万不能靠近。”

  “对对,我们要让孩子离这家都远些。”

  “可是那被揍的两人是不是太惨了些?”

  “嗨,惨什么惨,说不定这女的跟那孩子做了什么掏男人心窝的事呢。

  事出呀,都必有因。”

  无数过往的流言蜚语在脑中急促闪过,变成拉扯的力道一道拉着她深坠。

  “啊!”

  低低的疼痛的尖叫声中,有着滚烫的液体顺着女人的额头滚落,滴在孙蕾的手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

  “妈!”

  “蕾蕾,逃,快逃。”

  孙蕾用力的咬紧唇,那双亮得惊人的眼眸开始染上幽黑。

  她颤抖的摸到一把刀,望着得意挥击而来的男人,手高高举起。

  无所谓!

  就算陷入泥潭,这个男人她也要

  “怦!

  怦!

  我们是警察,接到报案说这里有人在家~暴。

  你,现在给我举起手来,跟我去警局一趟。

  打老婆孩子,你还真能的很啊。

  呸!”

  “警察同事,我没有打老婆孩子,我只是只是”

  “你还好吗?

  呀,烧得这么历害。

  王队,这个女孩发烧了,我们需要先送她去医院。”

  “好,你跟小张先送她跟这位女同志去医院,我先带人把他带去警局。”

  “是。”

  撞击声,警鸣声,交谈声。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把所有一切戛然而止。

  拉扯的泥泞突然断裂,阳光洒到身上,带着些许暖意。

  烧得满面晕红的孙蕾面色平静的松开握着刀的手,任着女警拉着她站了起来,那双原本布满幽深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茫然。

  刚才那抹淡蓝的身影竟不是被惊吓的逃跑,而是选择了报警。

  04年手机还末发达到人手普及,再加上钱生第一次来这边,竟是快跑着过百米才找到公共话亭。

  幸好报~警热线永远及时热情,在简明扼要的叙述了案件后,对方回复会马上处理。

  钱生又立刻快跑着回来,揪心着屋里的情况。

  在眼见女人额上流血的时候,钱生只觉得怒火冲击天灵盖,差点就拎着棍子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幸好警~车来了。

  幸好一切都来的及!

  钱生鬼鬼崇崇的跟了好一会,眼见警车在面前轰鸣而去,连影子都看不见,方才一屁~服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

  警~察把那男人带走了,而孙蕾与那女人也会被带到医院救治。

  没有事了。

  就算那样想着,坐于地上的钱生连起来的力气也没有,心也怦怦跳的力害。

  足足过了十分钟,终于缓过来的钱生方才慢吞吞爬起,慢吞吞的走回家。

  一点。

  阳光正暖。

  客厅难得有了阳光,万婉正坐在单人沙发上织着毛衣,此刻眼见钱生推门而入的身影,直接放下毛衣站起身:

  “生生回来了,饿了吧?

  妈给你烧面去。

  用排骨汤,保证这面鲜得你胃口大开。”

  “我可以作证,我都吃了两碗了,还想再添,你妈不让。”

  “你呀,也不看看你那肚子。”

  “生生你看,你妈还嫌我胖,明明是她自己的厨艺太好了。”

  系着围裙在厨房的万婉袖子微微挽起,此刻听着钱锋的话语,探出头来轻唾一口。

  钱锋放下报纸,对着钱生眨眼。

  这一幕是钱生重生回来惯看的一幕。

  但在愣愣的看了一会,钱生用力的仰起头来,避免眼里的泪掉下来。

  哪怕是历经两世。

  哪怕见过世间人与人的尔欺我诈。

  但钱生一直以为,父母对于孩子只有爱。

  却从来没有想到。

  原本会有那样的家。

  那样的为人父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