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幼稚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声嘟喃着发~泄欣喜之情的钱生长长的呼了口气,终于按下了评论1显示界面。

  许是新开的网站的关系,绿江的网速还不错,不过两秒,那条评论就羞哒哒的显示了出来。

  “大大文好棒~特别期待帅气的男神与文甜甜的火花/星星眼

  昵称:是包子的忠实爱好者”

  加标点符号也不过才二十三个字符,钱生竟是足足看了五分钟有余。

  翻过来翻过去,从前往后,从后往前确定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会错漏,方才心满意足的扫向读者昵称:

  是包子的忠实爱好者。

  而她的网名正是吃个包子。

  虽然与想像中的一开坑评论遍地走,收藏多如狗高光时刻有那么一点点差距,但是她的第一个小读者绝对是绝世小可爱,竟然一点也不矜持的跟她表白。

  钱生努力克制着,嘴角还是大大的咧开,手指在键盘上很是激动的啪啪敲击了好一会,然后按下回复。

  “肯定甜甜哒~”

  加上标点竟然才六个字符,竟是比绝世小可爱还不如。

  钱生默默捂脸。

  作为一个激动的不能自持的新文作者她尽力了!

  “你的上网时间已到,请去前台结算或者充值。”

  两个小时比想像的还要快,不过新文发布了,也收到读者的评论了,钱生对于两个小时的成果还挺满意,此刻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11:45

  愉快的拔下卡,直接小跑着去了吧台。

  此刻阳光正暖,被阳光沐浴着孙蕾半趴着,眉眼舒展,双眸紧闭,嘴角轻轻扬着,肌肤被阳光照的有些许晕红。

  非但那抹飘染的发丝带着一抹温驯,周身的气场也少了许多生人勿近的味道。

  这样的孙蕾难得带着几分这个年龄的稚气。

  也不知梦里到底有什么?

  钱生咽下既将出口的话语,踮起脚尖悄悄的走进吧台,熟门熟路的搬把椅子坐好。

  然后就那样安静愉悦的望着。

  随着与年轻的孙蕾渐渐熟络,钱生已经很少会去想两人同死那一夜。

  那样的感情太过绝望激烈。

  完全不如眼前这鲜活嚣张的孙蕾吸引她。

  钱生忍不住就偷偷笑了起来。

  “你好,我要充卡上网。”

  清脆有礼的声音响起,孙蕾眉间微蹙,似要被惊醒。

  “嘘~”

  钱生下意识竖指对男生做了个安静的姿势。

  也不知是否平日孙蕾积威太重,吧台前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一百五一看就极有存在感的男声竟是茫然的眨眨眼,竟真不说话了。

  吧台骤然安静,微蹙眉头的孙蕾眉间渐渐舒展。

  钱生小小的舒了口气,挪挪椅子坐到吧台前,有些笨拙的回忆平日孙蕾的动作从抽屉里拿出卡尝试操纵电脑。

  因为随时会有人上下网,电脑上的充值界面一直显示着,而整体操作软件也不算难。

  模索了几分钟的钱生有了底气,朝着男生开口:“你要充卡,充多久?”

  男生目光下意识望了一眼穿着“远峰网吧”工作服的孙蕾,又看看钱生,眼里闪过一抹疑惑。

  “我是代班。

  你到底要不要充卡?”

  钱生先是解释一句,话语尾音带着点不耐烦。

  “哦哦,当然要充卡,麻烦帮我充三个小时。”

  完全没经过社会毒打的男生瞬间被钱生糊弄住,一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然后在钱生足足花了三,四分钟充好卡后心满意足离开。

  简直太容易了。

  钱生一边平着有些慌乱的呼吸,一边极自豪的想着,并在第二个客人来的时候,直接熟门熟路的招呼上了。

  “你好,要充多久?”

  太阳很暖,连心头似乎都照的酥~麻了。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连梦似乎都带着阳光的暖意,让人暖洋洋的,带着几分慵懒,想要沉醉其中不想醒来。

  “嘘~小点声。

  你要充卡上网还是退卡找我就可以了。”

  “哦,这样啊,那我……”

  细碎而繁琐的声音压的很低,像极了地下从业人员的接头暗号。

  “好了,不上的时候把卡给我,退卡就可以了。”

  “好的。”

  “声音小点啊。”

  “好。”

  可惜那些对话的内容却繁琐而没有新意,甚至于不用思考就能倒背如流。

  倒背如流?

  懒洋洋的孙蕾猛的一怔。

  原本被隔绝开来的遥远声音开始变得清晰。

  电脑开机声,脚步声,键盘鼠标碰撞声……嘈杂的形成网吧独有的氛围。

  是了,网吧。

  带着几分慵懒的孙蕾眼珠动了动,下一秒猛的睁开。

  正午的阳光总是格外猛烈,却恰被那笔直坐着的身影挡了大半的阳光,以至于一点也不刺眼。

  “哎,难怪孙蕾喜欢没事就趴着,这么坐久了还真有些不舒服,可惜要注意形象。”

  独属于女孩清脆的碎碎念中,被阳光度上一层暖色光晕的女孩微微晃了晃脑袋,乌黑的发尾轻轻摇摆,红唇微微嘟起,带着几分娇憨,手法却熟络的把卡放回抽屉。

  如果不是没有穿“远峰网吧”的工作服,这般模样很有几分熟练工的味道。

  而这个女孩是钱生。

  在上网结束后未曾回去,而是选择进入吧台替她。

  孙蕾眼睫微动,原本已经半起的身子又慢慢的趴了回去,眼眸欲闭为闭,慵懒中又带着几分难言的愉悦。

  她已经许久未曾睡上一个舒适的好觉,差点就忘了没有噩梦侵扰的睡眠该是什么模样。

  但在高质量的睡眠后,听着钱生的碎碎念,此刻竟是又感觉有些困了。

  “现在已经一点了,孙蕾怎么还没醒?

  虽然睡的很香,但也睡的差不多了吧?

  肚子好饿,想吃泡面了。”

  越说到后面,钱生的话语越小,衣服与肌肤摩~擦的细微声音响起。

  眼眸几乎闭上的孙蕾抿抿唇,下一秒睁眼,果不其然就见钱生用手捂着肚子揉。

  像是极力忍饿的模样。

  莫名可怜。

  啧~

  孙蕾猛的起身。

  “嗒~”

  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中,是钱生“啾~”的把手收回,瞬间坐直的身体:

  “孙蕾,你醒了?”

  比着碎碎念掺杂更多甜意的嗓音间,那双眼眸里瞬间染上明媚碎光。

  “嗯。”

  孙蕾低应一声,伸手揉向钱生脑袋。

  柔软的发丝被太阳照的暖烘烘的,格外好摸。

  这一次孙蕾的力道不大,可随着时间,钱生清晰感觉碎发乱飘。

  孙蕾到底什么时候染上没事就爱撸她头发的习惯?

  她梳个漂亮发型不容易!

  心头的抗议在迎向孙蕾微垂安静望来的眼眸瞬间就焉了。

  “孙蕾,我们是不是该吃中饭了,现在都一点多了。”

  小声哼哼唧唧,还习惯性露出讨好的笑。

  “嗯,泡面给我。”

  许是钱生态度良好,孙蕾竟是难得好说话。

  “孙蕾,老坛酸菜是我的,香菇炖蘑菇是你的。

  那个开水烫不烫啊?

  温水泡泡面会不开,面条硬梆梆不好吃。”

  “啰嗦。”

  泡面这玩意吧,原本就是吃多了感觉就那样,还极没有营养。

  可是许久未吃有极是想念,而且一旦泡开,加了各种调料的汤汁香气还挺霸道。

  比如这老坛酸菜牛肉面,一打开就有着浓郁的酸辣感袭来,瞬间味蕾就全数打开。

  “咕咚~”

  与着孙蕾并排坐在吧台的钱生一边卷着面条,一边小小的吞了吞口水。

  “出息。”

  从十一点多就想吃硬生生熬到一点多,当面条入口的瞬间,钱生只觉得享受极了。

  而眼见孙蕾泡面清淡极了,想着自己挑选口味时那小小的恶作剧心思,此刻非但没有因为孙蕾的话语生气,反到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带着几分不舍的把酸菜分了一半到孙蕾碗里。

  “可是真的挺好吃,泡面中我最爱吃酸菜牛肉面了,酸酸辣辣的特别开胃,而且这酸菜真有嚼劲。

  孙蕾,你的香菇炖鸡面是不是有些淡?

  偌,给你点酸菜调调味?”

  清淡的泡面里那些酸菜显得格外格格不入,却霸道的瞬间把整个汤都混染上了它的色泽。

  “孙蕾,你不会嫌辣吧?

  要不你还我?”

  含着面条的钱生嘴里鼓囊囊的,此刻一边说着,一边身子就往前凑来,那双夹杂着碎光的眼眸里带着难掩的小欢喜。

  孙蕾斜斜的瞪了一眼,也不说话,直接把那酸菜一口夹进嘴里。

  “原来你能吃辣啊。”

  小小的抽气声中,是比着之前还要小上两度的声音,明显带着几分不舍。

  “嗯,还不错,你碗里也给我。”

  “才不要!”

  前一刻还凑过来的钱生瞬间往旁挪了两步,手护着泡面桶,乌黑的眼眸微微圆瞪,吃着泡面的速度更快了。

  “幼稚。”

  “哼,也不知道谁还想抢我的酸菜吃。”

  钱生小声哼唧,明显狗胆壮了。

  低头吃着泡面的孙蕾眉眼不动,在钱生放下护着泡面桶的瞬间,仗着身长手上,手法迅速的又夹了一筷酸菜到碗里。

  “孙蕾!”

  迎着钱生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目光,孙蕾眉眼轻挑,特别慢调斯理的把那酸菜吃了进去。

  明明无言,却明显带着嚣张的挑衅!

  钱生愣愣的看了好一会,身子又往旁挪,在把泡面桶里稀少的酸菜吃完,哼唧的话语委满是难掩的委屈:

  “到底谁才幼稚啊。”

  真幼稚孙蕾把泡面连汤都喝尽,整个人都带着几分餍足。

  因为孙蕾的可恶行径,钱生气哼哼的把自己新文有了第一个读者评论这个重要喜讯咽了回去。

  然后在周一的下午装作不经意告诉了林俪。

  “哇,钱生,你竟然会写完文还签约了?”

  “嗯。”

  “你太厉害了!”

  “其实还好。”

  “很厉害很厉害,我连写篇作文都写不出来。

  而且刚发文就有读者评论,太棒了!”

  “也还好。”

  对比于孙蕾的沉闷,林俪简直就是最佳捧梗王,钱生虚荣心得到了彻底满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