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28章 牵手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不知不觉就到了深秋,有着太阳的时候还好,没有太阳,连风都吹得人簌籁发抖。

  连加厚毛衣都套上的钱生把秋装外套拉链拉到衣领还是觉得有些冷,她转头看着敞着秋季外套的林俪,有些羡慕的问道:

  “林俪,你不觉得今天变冷了很多吗”

  “应该有吧,可是我一点也不冷,你摸摸我手看。”

  林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握了过来,肉嘟嘟的小手暖乎乎的,握上去舒服极了,钱生不由的反客为主,握得极紧。

  “哎呀,钱生,你别把我当热水袋捂呀。”

  “我冷。”

  “你太夸张了,现在才深秋。”

  两人笑着闹着,直至上课玲响。

  虽然林俪一点不以为然的模样,但事实上,外表十七,内心二十七的钱生真心觉得自己有一个老阿姨养生的心,关健是还真怕冷,班上一帮的血气正旺的青春少年,真是让她羡慕嫉妒恨。

  适应了节奏后,一天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虽然因为阴天,入夜后的温度似乎越发冷了,钱生足足过了好一会心理准备方才离开了班级。

  寒风簌簌,心都冷了。

  被风吹得感觉脸都快麻了的钱生尽力缩在衣领后,慢慢向前行走。

  也不知是否今天走得太慢了,以对于往常还能零星看到人流的路上,竟是一人也末看到,再加上略显昏暗的路灯,路程显得格外安静而漫长。

  当校门外的灯光暖暖的打了进来,照得前方格外明亮的时候,微垂眼眸,背着背包,曲着右腿面色平静等待着人影映入眼帘,比着平日更加有着炫目温暖效果。

  钱生嘴角下意识一咧,下一秒被当头吹来的寒风灌进一口冷风,那滋味谁享受谁知道。

  而造成一切罪魁祸首的孙蕾一无所觉。

  昨天才默念不能幼稚的钱生,此刻眼珠微微一转,莫名就带了几分想要报复的想法,脚尖微踮,端着书包蹑手蹑脚的向前。

  安静的夜色依旧能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但微垂眼眸的孙蕾却一无所觉,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出乎意料顺利挪到孙蕾身后的钱生眼里闪过一抹愕然,下一秒握握自己泛凉的手指,眼里含着笑意踮着脚尖伸手捂向孙蕾的双眼。

  泛凉的手指,温热的肌肤,外加突然被挡住的视线,就算再沉默如孙蕾,也该吓一跳吧

  但除了那最初身体微微的僵硬,以及眼睫基于本能的颤动,孙蕾就那般静静的立于原地,连姿势都末变,安静极了。

  果然还是跟林俪玩才好玩呢。

  钱生微微叹了口气,故意压低嗓音:

  “猜猜我是谁”

  钱生。

  不用开口,不用靠近,哪怕脚步声骤变,这个认知在钱生出现的时候就在孙蕾心头涌过。

  但却莫名懒散,就像是失了力气,又像是昨日沉默替着母亲擦拭着伤痕,母亲一边痛着抽气一边讨好着对她笑:“蕾蕾,以后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对不对”那带着嘲讽到极点的泥泞终究产生了效果。

  不想动,不愿动,甚至是动不了。

  脚步声渐近,直至比着任何时候都要近,然后骤然失去了光明,比着平日更加敏~锐的触觉传达着属于钱生的气息,温度,甚至于呼吸变化。

  “好吧,我也觉得这个游戏有些无聊,不过既然是游戏还是要有仪式感。

  当当当,答案公布,蒙着你脸的人是我,钱生。”

  过于安静的沉默中,钱生捂着眼眸的手终究是捂不下去,在光线骤明时,带着几分讪讪的话语响了起来,但那张脸在最初微微的尴尬后是熟悉的微微弯起的眼眸。

  一见你就很高兴。

  每一次钱生都用着身体力行的表达着这一点。

  孙蕾眼眸暗了暗,嘴间微动。

  “孙蕾,我们走啦。”

  下一秒,属于钱生带着几分亲昵的话语响了起来。

  那极将道出口的话语骤然又压了下去。

  “嗯。”

  两人齐头并行,如着往常一样,安静沉默平静。

  “呼~”

  寒风骤然吹过,带着秋叶微微飘落间,前一刻还昂首挺~胸的钱生小小的“哎”了一声,脑袋猛得一缩,恨不得缩进那拉到的衣领里。

  非常有着喜剧效果。

  孙蕾沉默的望着,缩头缩脑的钱生眼巴巴的同样望了过来,眼睫轻轻的颤了颤:

  “我知道现在是深秋,可是真是比前几天冷了好多,今天早上我听妈妈说了,最低温度只有十度。

  现在是晚上,肯定只有十度。

  其实初冬的时候也就只有十度吧,为什么现在就不能穿冬装呢”

  很是奇怪,明明对着孙蕾老是习惯性的犯怂,可是对比于在班上还要死撑几分面子,此刻迎着孙蕾沉默的目光,那些从早上就压着小心思轻易的道了出来。

  就好像对着别人要假装,对着孙蕾就大可不必的念头基于本能。

  这种又怂又废的话语孙蕾自然是不会回答的,但也没有不耐烦的反驳。

  刚刚玩游戏失败的钱生看着仅穿着两件身躯挺的笔直,一点也看不出感冷的孙蕾,心头微妙的就嫉妒了。

  比着在班上看着那些青春热血的同学还要嫉妒!

  “孙蕾,我看看你冷不冷”

  不过脑的话语中,钱生竟是直接往前了一步,迎着那又黑又沉的目光精准的抓向了孙蕾那拉着背带的手。

  真是狗胆雄壮!

  钱生前一秒还对自己的作死感慨,下一秒却全然顾不得了。

  在钱生认知中又冷又飒,血气旺感的孙蕾非但末如林俪那样暖烘烘,反倒非常的冷。

  冷到像冰决,就像是放入了冰水里冷冻了许久。

  钱生那原本泛着凉意的温度在此刻竟是被衬得变得温热。

  孙蕾这完全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钱生没控制的打了个哆嗦,招头看着哪怕被抓手也平静沉默的保持着气场的孙蕾,那原本只是想要冰一冰的手此刻非但没有离开,反倒苦闷的主动的握紧,主动担当热水袋的重责,可怜的把为数不多的热气贡贡献出去。

  嘤,越发冷了。

  “孙蕾,我知道你身体好,可是深秋了,真的变天了,衣服还是要适当的加一加,女孩子要好好的保重自己,这样才会身体好。”

  许是因为怨念,感觉自己快要变成冰块的钱生终究没忍住小声抱怨。

  哪怕孙蕾那双眼眸此刻看着比着平日还要深还要沉,带着比平日更深的威慑感。

  但那手就那般近乎放纵的被钱生握着,脸上也不见丝毫被叨叨的不悦。

  而且手这么冰,身体肯定也不暖和啊。

  种种叠加后,哪怕孙蕾的气场再是雄厚,也丝毫镇不住钱生了。

  “孙蕾,明天记得加衣服,我听妈妈说过,明天应该还会降温。”

  为数不多的热气真是一点也不持久,只是短短几句话的时间,两人的手齐齐的都像冰块靠谱。

  钱生转头看着今天格外沉默的孙蕾,又转头看看两人紧紧相握的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校服外套,瞬间有了主意,试探着把两人握着的手移了移,没被抗拒后,直接一个用劲,把手齐齐塞进了衣服口袋里。

  因为穿得够厚实,也因为手间温度足够寒冷,此刻口袋暖意顺着指尖漫延开来,似乎能暖到人心里。

  让人想要满足的喟叹!

  前一刻还小小哆嗦的钱生微微侧头,在长发微微摇晃间,迎着微黄的路灯,满足的弯眸:

  “虽然我觉得女孩子真的没必要要风度不要温度,但是谁让我们是朋友呢,下次冷了我还是会给你捂手的。

  孙蕾,你可要对我好一点~”

  无星无月,这是一个近乎带着点窒息的夜晚,但此刻手间的寒意被驱逐,钱生的笑意明暖的如光,那微微拖长的尾音掺杂着酥~麻的甜意。

  一直沉默而安静的孙蕾眼睫猛得一颤,那些懒劲,拉扯的泥泞再次□□脆利落的扯断,惟余的只剩下眼前的暖意。

  孙蕾反握住钱生的手,不自知的用劲,也不知是汲取那手心的温度,还是想要掌控。

  “哎~孙蕾”

  “啰嗦。”

  “哦。”

  这一日似乎与着往日一样,却又与着往日不一样。

  从这一天,天渐渐的冷了。

  钱生第一次主动的握住了孙蕾的手,然后如同两人每晚哪怕不同路也会结伴同行一样,之后整个秋季两人的手都一直牵着,哪怕后来加了衣服的孙蕾早就比着钱生暖和了。

  虽然偶尔有着两人一直牵着手是不是有点奇怪的想法,但生性畏冷的钱生实在太贪暖,冰冷的孙蕾都不舍得拒绝,更别提暖暖和和的孙蕾了。

  钱生那个第一天发表刷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刚刚得到第一个评论的冷文,在经过编辑的榜单加持后,历时半月过后,终于有了一点想像中的模样。

  一天收藏能涨个四五十个,评论十几到二十条,那是一种比着投稿游戏拿到稿费后更有成就感的事情。

  但不管评论有多少,最让钱生在意的依旧是“是包子的忠实爱好者”的评论,一是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个评论,二是每一次发文,第一条评论永远会是这个id留着。

  在连续半个月都看到这个眼熟的id后,钱生还是没忍住试探的勾搭:

  作者回复:包子爱好者,要不要加个□□聊一下

  在绞尽脑汁都回复不出什么高大尚的评论后,钱生的勾~搭也是如此的直白不做作!

  看似干脆利落的回复后,时隔半个月,钱生再次陷入了隔几分钟就刷一次后台的行为,所为的就是等着她的第一粉丝的回复!

  作者有话要说:我我我说好三更的,但是不知道为啥搞得这么迟还没撸出来。

  坚持不住了,明天补更,捂脸遁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