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04章 主客颠倒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谁迫不及待了?

  到底是谁不在客厅好好呆着跑到厨房来,还一来就动手动脚的!

  心头颇有些不服的辩驳着,但伴随着轻笑后开始猛烈的亲吻,那些辩驳非但一字末出,井且全数变成了情难自禁的低哼。

  那低哼简直像是事实在验证她的“迫不及待”一样。

  十分钟后

  “菜洗的差不多了,剩下我来。”

  被阳光照得极暖的厨房此刻显得格外的闷热,耳边的碎发被轻柔的捌过,耳侧的嗓音也是磁性温柔。

  软软趴在孙蕾怀中的钱生有些茫然的抬头,数秒后,终于从那种热吻的晕眩中回过神来。

  “好。”

  特别干脆利落的应声中,直接抬起还有些酸软的脚就往外走。

  “钱生~”

  耳侧隐隐传来那似有些不敢置信的嗓音,钱生的脚步非但末停,反倒是越发昂首走的快了些。

  哼~

  就算现在的孙蕾唇色嫣红,眼眸是通透好看的琥珀色,白皙肌肤泛着浅淡晕红,极为好看。

  但被迫用着低哼来验证“迫不及待”后,羞耻过度的钱生只觉得六大皆空,再美的美色也丝毫吸引不了她了!

  直至钱生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抱枕,低头刷着手机,孙蕾目光方才收了回来,看着那已经溢出水槽的水流,低低笑了一声,袖子挽高,终于动手做起两人午餐来。

  水流声,剁菜声,油锅旺起,菜被翻炒声……

  明明每一道声音都不大,交缠在一起,却变得格外热闹,这种热闹带着独属于家的温馨。

  手机屏幕彻底暗了下来,心不在焉刷着视频的钱生全无所觉,放任手机跌落沙发,把握在手中许久那早就洗秃的西红柿放在嘴里啃。

  微微的凉后是又软又酥的口感,特别提神醒脑。

  那样的清醒中,原本偷瞄的目光变成明明白白的张望。

  从始至终都只是望着那个背对着被阳光照成暖色,正自顾忙碌的人影。

  出息!

  又不是没见过孙蕾烧菜。

  可是那是木屋,这是她的家!

  这样的孙蕾简直像极了屋里另一主人的姿态。

  令人怦然心动,挪不开眼也是情有所原的!

  “当”

  菜被盛到盘中,锅子放上灶台,背对而立的孙蕾反手开始解着围裙。

  钱生眼睫轻颤,眼见围裙将要解开,轻咬着唇,带着几分不甘愿收回目光,把掉落沙发的手机捡起,微垂眼眸,继续做专业刷手机状。

  “三菜一汤,都烧好了。”

  “好。”

  “洗个手,可以吃了。”

  “哦。”

  伴随着略显冷淡的回话声中,桌上摆好了三菜一汤,以及两碗冒着热气的米饭。

  “钱生。”

  “嗯。”

  “还不准备吃饭吗”

  钱矜持生的“马上”即将溢出口时,眼前霍的一暗,下一秒,微凉的指腹与着下巴相触,轻微的摩裟声中,是伴随着下巴抬高,唇瓣被极其轻柔的品尝。

  “如果你饱的话,我不介意先吃另一种饭~

  酸甜西红柿味的。”

  经过刚才的忙碌,不管是唇色还是肤色,孙蕾都已经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整个人的吸引力照理也降了两分。

  可听着这似乎格外正经的话语,感觉着嘴角也被轻柔的尝了尝。

  “酸甜西红柿味的”

  这几个字被加粗加大在脑中回响,钱生霍的想起之前心不在焉生啃掉的西红柿,整个人“轰”的一声被点燃,小跑着去洗涑。

  “我很饿,现在就去洗一洗!”

  “好吧。”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到些许遗憾的回话。

  已经把手洗得极其干净的钱生正擦着手,目光不经意扫过镜子,整个人霍的呆住。

  被些许雾气晕染的镜中,女孩面色通红,眼眸水润,甚至唇瓣都显得格外红润。

  一看就特别好吃!

  “如果你饱的话,我不介意先吃另一种饭~

  啊啊啊啊啊!

  原本关掉的水龙头再次打开,钱生低头开始疯狂用着冷水给脸降温。

  “还没好”

  “好了。”

  磨磨蹭蹭四、五分钟后,听着客厅传来的催促,钱生轻轻的拍打着还有些许晕红的脸,终于磨磨蹭蹭的走了出去。

  明媚阳光照耀的客厅内,孙蕾正端正坐在饭桌上,井末动筷,笑着望了过来:

  “洗好了”

  “嗯。”

  “坐这里。”

  “哦~”

  明明是第一次来,孙蕾非但在厨房的时候像女主人,此刻招呼的样子更像女主人。

  真女主人在孙蕾挑眉催促中,期期艾艾的坐下,感觉着两人紧挨着肌肤时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端起碗时看着自自然然被夹进的菜了又偷偷瞄一眼。

  “不吃吗?”

  “吃。”

  “尝尝这个鱼,煎的火候应该刚刚好。”

  “好。”

  主客地位竟是瞬间反了过来,两人竟是完全没有惊诧。

  “钱生。”

  “嗯?”

  明明两人都一道吃过无数次饭了,也说不清到底偷瞄了几次的钱生身子猛得一僵,伴随着不自知的紧张,开始小口扒拉米饭,特别乖巧的样子。

  孙蕾把碗里最后一口咽下,看着钱生抱着那菜叠得极高,几乎依旧满满一碗米饭小口扒拉的模样,掩去被偷瞄的愉悦,拉着椅子轻轻的移了移,原就挨得极近的两人更近了,以至于光线都被遮掩了大半。

  连续扒拉两口米饭的钱生感觉着周身浓郁的栀子花,以及那明目张胆望来的灼灼目光,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再次偷瞄。

  这一次,恰是被那含笑望来的目光捕捉。

  四目相对,钱生整个人呆了呆。

  那含笑的目光却一点也不急,依旧只是那样望着。

  守株待兔!

  心头滑过这般的词汇,却还是没忍住小小声开口:

  “你刚才叫了我,后来怎么不说话”

  那话语又轻又软,还带着浅浅的撒娇。

  就像是在拙劣的解释为何偷瞄会被抓到。

  孙蕾没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眼见随着笑声钱生的脸色越红,方才开口:

  “大概是因为对比说话,还是更想感觉一下,一直被偷瞄是什么感觉。”

  “!!”

  瞧瞧这话语里的得意!

  就算是故作不在意的腔调,实际得意都快要满出腔了吧!

  果然就是在守株待免!!

  “唔~突然有点热。”

  钱生抱着饭碗,吃也不是,放也不是,正无语凝噎,就见孙蕾伸手轻轻在面前扇了扇,一边说着话,一边竟是开始慢悠悠的解着衣扣。

  只解了一颗!

  也不过是那一抹锁骨若有似无的显现罢了。

  钱生却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蒙了,以至于一时竟都忘了到底在生什么闷气,视线不自知的就往那抹锁骨上瞄。

  “你吃饱了吗”

  “饱了。”

  只吃了两口饭,肚子不甘发出饥饿的鸣叫声的钱生喉间轻轻滑动,特别坚定应声。

  “那”

  “我们该吃另一种饭了!”

  哪怕明知被诱~哄,在那锁骨明晃晃的在面前晃,属于孙蕾的手摸着第三粒衣扣摩裟却不解,钱生再也忍耐不住,干脆利落的放下碗筷,整个人就往前扑去,伸手主动帮解第三粒衣扣。

  “好~”

  满是愉悦的笑声中。

  就着明媚的阳光,两人愉快的吃起了另一种饭。

  这一吃就是足足一个半小时!

  只吃得身心俱疲,满室闷热。

  “还要吃吗”

  “要吃饭。”

  “给你。”

  “不是这种。

  是白米饭。

  有鱼、有西红柿的饭啦~”

  “都冷了。”

  “那也要!”

  “好吧。”

  果真预感是会真成的。

  都觉得会因为某句话就被吃掉。

  结果还把人带回家,还经不起美色诱~惑。

  有这个结局完全是意料之中!

  钱生哼哼唧唧的就着被加热过的饭菜足足吃了一大饭,又安安静静的睡了一大觉,在太阳开始西坠时,在整个人缓过来后,躺在床~上,用着迟迟上线的理智开始反思。

  不过这种思考似乎一点意思也没有。

  事成定局,木已成舟。

  某人也

  钱生慢吞吞的转过头,就见右手平放在枕头上任她枕着的孙蕾长发披散,嘴角轻扬,眉目舒展的熟睡着,那被夕阳点缀成暖色的锁骨上,清晰可见轻浅牙印。

  除了锁骨还有

  没羞没燥,竟然一点也不遮掩!

  原本被松开些的被子再次严严实实的盖紧,不露丝毫缝隙间,红着脸的钱生看着一无所觉还在睡的孙蕾,终是没忍住,伸手捏向鼻子。

  陷入熟睡的人都知道,当鼻子被捏住是一件极其糟糕的体验,再是香甜的梦境也会被迫醒来。

  不过一会,原本眉目舒展的孙蕾眉间微皱,很显然是美梦被打扰的模样。

  嘿嘿~

  钱生偷笑着,左手撑着俯望着,誓不错过一丝一毫反应。

  “唔~”

  “卟~”

  两道同时响起的声音中,钱生都还没末反应过来,整个人竟是直接趴在了孙蕾的身上。

  而且有只手

  这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呢!

  “看来是休息好了,刚好饿了。”

  “孙蕾你”

  “是你主动来撩~拨我的。”

  不,明明只是想要小小报复而已!

  明显只是想找个光明正大理由的人又怎么会听这种辩驳。

  反正栽了个理由,就愉快的享用了起来。

  前一刻才缓过来的钱生在初初的抗争后,很快就没了力气。

  哼哼唧唧的被迫再次当起了食物。

  等两人终于再次停下来时,天都彻底黑了。

  面对一脸餍足的孙蕾,有着惨痛前车之鉴在前,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废鱼的钱生再次六大皆空。

  晚餐孙蕾只是简单的烧了两菜一汤,但对于体力消耗巨大的钱生而言依旧极其美味,一口气吃了一碗半。

  “你明天是要回家吗?”

  不动声色揉着肚子消食的钱生下意识抬头,迎着那似含着笑意望来的孙蕾,后知后觉想起接电话时孙蕾的异样,心头猛得一动:

  “对,跟爸妈说好了,明天一大早就回去。”

  晕黄的灯光下,听着早有所料的回答,孙蕾脸上的笑意越浓,只是那双眼开始染上暗色:

  “好,那我”

  “孙蕾,你要一起回去吗”

  两道同时响起的话语中,前一刻还带着几分懒散坐在椅子上的钱生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走到面前,熟络的拉住她的手,轻轻摇摆中,仰头弯眉浅笑,嗓音又轻又糯。

  从踏入钱生房间就再末表情管理失败的孙蕾,脸上的笑容僵住,好几秒后,慢慢的眨了眨眼,带着一分连自己都末曾发觉的茫然轻问:“一起?”

  此刻有风吹过,簌簌的带来夜的凉意。

  月光悄悄的也照进些许,倾泄夜的温柔。

  钱生依旧仰着头,压下心头莫名涌起的酸软,笑得越发甜:

  “嗯,一起。

  孙蕾,你也许久末曾回去了吧,四年多的时间,那里变化很多了。

  你以前经常打工的网吧,我们一起逛过的饰品店,还有我们一起读过的高中

  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除了再次重逢的时候,两人其实井没有再就着别离的四年好好的讨论过,但就算避而不谈,错过的四年终究是错过了,很多钱生以前很想分享的东西,在时间流逝下渐渐的失去了最初的迫切,直至渐渐遗忘分享。

  但当这样有些繁琐的绪叨着四年前两人共同经历的一切,那样想要迫切分享的心情又骤然涌现,以至于有那么瞬间,钱生都忘了初衷,直至再次望见眼前这双带着更多茫然以及隐隐难过的眼眸,那些迫不及待被用力的压了下去。

  拉着胳膊的手轻轻松开,顺势下滑,稳稳的握住孙蕾那不知何时紧握的手,耐心细致的把拳头松开,五指交指的穿过,当变成熟悉又亲密的十指相扣的牵手中,钱生举起两人紧握的手,放在唇边响亮的亲吻了一记,眼睫轻快的眨了眨:

  “当然,如果我们的孙小姐工作繁忙,无法挪出空当的话,这个邀请只得遗憾的宣布下一次才能奏效了。”

  迎着这故带俏皮的话语,孙蕾似终于缓过神来,眼里的暗色渐退,直至变成熟悉的通透琥珀色:

  “美人邀请,就算再忙也必须抽出空来。

  毕竟下一刻太久,只争朝夕~”

  前一刻还让人心头酸软的人,仅凭一个眼神,一句话语就让钱生破防。

  放在唇边的手亲也不是,不亲也不是,好几秒后,方才故作正经的回话:

  “那我们就明天一起回去,你要不要回去收拾一下?”

  “好。”

  也不知是明天能一起回去太有说服力,应完声的孙蕾竟是凑过来轻轻的亲了一下,就干脆利落的走了。

  直至那身影都消失了好一会,钱生方才接受了孙蕾竟然没有再没脸没皮亲亲蹭蹭就走了这个事实!

  啊啊啊,这简直是把她用过就丢吗?

  钱生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生着莫名的闷气。

  “叮咚~”

  钱生迅速的滑开手机,看着那熟悉的id,前一刻还郁闷的心情瞬间上扬:

  孙蕾:你不用买票了,明天我开车回去。

  阿钱一点也不胖:哦。

  孙蕾:早点睡,明天见/么么哒~

  阿钱一点也不胖:晚安,么么哒~

  晚安是不可能晚安的,毕竟下午可是补眠了这么久。

  精力充沛的钱生先是把要带的衣服收拾好,灵感十足的一气更新了四千字,又刷了一会手机视频,在时间敲无声息走到十一点,依旧睡不着后,翻着手机看了孙蕾的头像好一会,暗搓搓的登录上qq,点开海的头像:

  一口吃成胖子:海,在吗在吗/小猫咪戳爪爪

  海:在,都十一点了还不睡?/疑惑

  一口吃成胖子:因为非常兴奋,睡不着!!

  海:嗯?什么事情睡不着?

  一口吃成胖子: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说过有人跟我表白了?/骄傲。

  海:对。

  一口吃成胖子:现在她是我的女朋友!!/咧嘴笑、咧嘴笑

  海:恭喜恭喜/烟花,烟花/你是因为她是你女朋友才睡不着?

  一口吃成胖子:当然不是,那都是过去时了,现在我们要一起回去了。

  海: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烟花,烟花。

  聊天聊得极为愉快的钱生看着海发的最新消息,手一抖,脸猛得涨红。

  啊啊啊啊,井不是见公婆啦!

  她们本来就是一个地方的,所以现在只是约好一起回去而已!!

  心头几乎瞬间就闪过辩驳的话语,钱生手指按在键盘上,却一个字都打不出。

  “啪~”

  细微的声响中,手机被猛得甩到一边,钱生用枕头把脸整个捂住,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被热气蒸得无法吸吸时,默默的又把枕头挪开。

  晕黄的灯光下,被扔到一旁的手机可怜兮兮的黑了屏幕。

  钱生就那样瞪了好一会,又慢慢的把手机捡了过来。

  “卡~”

  黑屏的手机解锁亮起,看着依旧停留在与海聊天的页面,钱生用力的咬着唇,顶着红扑扑的脸慢慢打字:

  一口吃成胖子:嗯。/脸红笑

  反正孙蕾也不知道,说些大话其实也没关系。

  而且既然都回去了,也许说不定真的可以见见爸妈。

  毕竟毕竟

  海:恭喜,恭喜。/烟花x20

  无数的烟花图案中,似乎整个屏幕都要被喜庆的烟花给填满。

  晕红着脸,心跳极快的钱生看着手机屏幕先是抿嘴笑,渐渐变成了咧嘴傻笑。

  那种被人真心实意恭喜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一口吃成胖子:嗯。时间不早了,今天先不聊了,晚安。

  海:好,晚安。

  五分钟后,终于调整好心情的钱生与着海道着晚安,终于心满意足的躺床~上睡了。

  一夜都是甜的腻牙的美梦。

  让人对于第三天的到来格外的期待!

  早上七点刚过,两人就坐到了汽车上,许是因为时间还早,伴随着初升的阳光,路上显得挺空,以至于汽车开的极快,总共没睡几个小时的钱生却一点也不困,看着车窗外急驰而过的风景,估摸着离家还剩下的时间,整个人都洋溢着欢喜。

  “你很高兴。”

  听着耳边看似疑问实则满是肯定的话语,一直喜气洋洋望着窗外的钱生收回视线,望向孙蕾。

  此刻阳光乍暖,化着淡妆,穿着浅蓝短袖衫衣,灰色休闲裤的孙蕾手上戴着细细的手链,耳朵上戴着小巧精致的心型耳坠,整个人都戴着恰到好处的精致,哪怕目视前方,单侧颜就好看极了。

  望着这好看的侧颜好几秒后,钱生眉眼弯起的弧度越加明显,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好心情重重点头应声:

  “嗯。”

  “因为马上要见到叔叔阿姨了?”

  “嗯,不过也不全是。”

  急驰的汽车骤的停下,十字路口,红灯闪烁,专注望着前方的孙蕾微微侧头,带着琥珀色泽的眼眸浅浅弯起。

  “剩下的是因为什么”

  当然是!

  海: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烟花,烟花。

  飞速闪过的话语间,钱生眼睫颤了颤,迎着依旧望来的目光,浅浅的燥意与期待同时在心头涌头,却在沉默数秒后,身子猛的后靠,半躺着姿势中,闭上眼眸:

  “因为是秘密。

  啊~

  突然好困。

  孙蕾,等到了叫我啊。”

  “秘密不能告诉我”

  “”

  “钱生~”

  "呼噜~呼噜~”

  闭眼养神的钱生细碎的发出呼噜声,似乎陷入沉睡的模样。

  但同床共枕后自然知晓,真正熟睡的钱生是一声不发的。

  迎着面前这明显耍整的钱生,孙蕾微微挑眉,在红灯跳动倒计时时,伸手轻轻捏了捏鼻子。

  “你呀~”

  绿灯亮起,汽车开始急行,再次急促掠过的风景中,闭着眼眸的钱生慢慢掩去呼噜声,嘴角浅扬的,带着耍赖成功的得意,却末掩看到后视镜中孙蕾那微微泛红的耳垂,以及眼里那难掩的笑意。

  “钱生,醒醒,醒醒。”

  耳边的声音先是模糊接着渐渐清晰。

  那是孙蕾的声音。

  她这是真的睡着了吗

  明明只是想装睡一下而已。

  无数的念头涌过,钱生费力的想挣腾困意束缚。

  “真拿你没办法~”

  带着几分宠溺的话语,鼻间的栀子花浅深,微凉的发丝触感中,是唇间轻软的触碰。

  这是?

  钱生终于挣脱睡意束缚睁眼,刺眼的阳光被身影遮掩,精致的五官格外近的展露在面前。

  “看来醒了~”

  带着笑意与细微的痒意中,唇间轻软的触碰开始加重,碾转反复,缠绵至极,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眸不躲不避的迎着她的目光,毫不吝啬的展露情意。

  这竟是趁睡觉亲她!

  后知后觉的领悟中,伴随着唇间的亲吻越烈,钱生终是没忍住,又闭上了眼眸。

  十分钟后

  “卟~”

  轻微的声响中,钱生整个人完往后靠,微启红唇,用力的喘~息着。

  孙蕾也慢悠悠的坐回驾驶室,如同任何时候一样,呼吸只是微急含着笑意望着。

  好一会后,终于缓过些许的钱生睁着水意的眼眸,有些娇恼的瞪着孙蕾:

  “哪有人这样叫人醒的。”

  明明两人都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已经许久末曾因为一个亲吻就这样无用过,结果这么措不及防的亲吻袭来,官感突然变得这么强烈,竟是像是第一次接吻一样无用到极点的反应!

  “可是普通的方式井不奏效。”

  “那也不能”

  “钱生,你真确定要跟我这里就这个问题一直辩驳下去,嗯~”

  钱无理取闹生“有何不可”这话都要脱口而出,心念微微一动,后知后觉的透着车窗往外望去。

  葱郁树木林立两侧,偶尔夹杂零零碎碎开着的鲜花,一对老头老太挥动的双手,慢悠悠的从不远处走过

  钱生眼眸微微睁大,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往远一些眺望,果不其然就见林立的越发老旧的房屋。

  这是

  这是!

  “我们这是到家了”

  不过是数月末回来,这一切都太熟悉了。

  但此刻却莫名有几分不敢置信。

  “对,到了,所以才要叫你醒来。

  你不是一直想见叔叔阿姨吗”

  额边的碎发被轻柔的挽了挽,低喃的话语得到了肯定。

  钱生猛得站了起来,推着车门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慢慢的转过头:

  “我要去见爸妈了。

  你”

  作者有话要说:已经替换完成,骄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