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09章 心疼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大早,吃完早餐的钱生兴致勃勃的就欲往外面跑,这几天与着孙蕾疯天疯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只是还末出门,就被万婉叫住:

  “生生,准备什么时候回学校?”

  学校?

  她还要回学校?

  是了,她的确也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答辩之类,还有很多事情,回来也只是因为许久末见,想万婉与钱锋了。

  当头棒喝也不过如此了。

  心念流转,看着依旧等着回话的万婉,钱生整个人都焉了几分:

  “应该就是这两天。”

  “好,那我给你准备点吃食带到学校。”

  “嗯,妈,让我先出去了。”

  “好,早点回来。”

  “知道了。”

  简单的与着万婉交谈了几句,钱生终于走出了小区。

  此刻阳光正好。

  穿着一身浅灰休闲服等待的身影依旧好看极了。

  可惜愉快的日子总是要结束的。

  钱生无声的叹了口气,鼓了鼓脸,终于扬着笑脚步轻快的走了过去。

  迎着感觉到她凑近而抬眸浅笑的身影,用余光瞄见四下无人,飞快的踮着脚尖亲了亲:

  “我来啦~”

  许是最近几天没羞没燥的亲吻过多了,这种在户外的亲吻做的熟络极了,甚至连脸都末红,只是嗓音格外的甜软。

  “嗯。”

  孙蕾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唇,笑着应了声,熟络的十指相扣的牵起手,慢悠悠的向前走。

  “我们今天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还没想好,好像附近能逛的地方都逛完了。”

  明明邀请孙蕾回来的时候兴致勃勃,但这个城市真的只有这么大,这几日两人疯天疯地能逛的地方都逛了,哪怕每时每刻都期待一起出去逛,但去哪里这真是一个有些头痛的问题。

  “那今天听我指挥。”

  孙蕾轻轻笑了起来,唇极快的在两人紧牵的手上亲了亲。

  “好,我们快走。”

  此刻恰是有路人走了过来,哪怕离着还有数米远,感觉着手间尚存的温软的触感,前一分钟还觉得自己大有进步的人,眼睫颤了颤,急速的应着声直接就往前大步走。

  明显就一幅很害羞的模样。

  孙蕾若有所悟的望着渐渐而来的人影,笑意更显,依着拉扯的力度恰当的调整了步伐。

  “我们去哪里”

  两人就那样走了好一会,大踏步向前的钱生猛得停下脚步,转头有些期艾问道。

  “那接下来由我带路”

  明明孙蕾脸上都没露出什么戏谑的表情,钱生却心头一窘,毕竟不知道目的地,刚才的走明显就是在乱走。

  但如果某人乱来。

  她会这样吗?

  钱无理取闹生恨恨的瞪了一眼,下巴微抬,一幅很是勉强的语气应声。

  “嗯。”

  “跟我来。”

  上一次孙蕾说要主动带着去约会的时候,选择了一幢看似偏远却极有诗情画意的树屋。

  那么这一次会去哪里呢

  明明知道这个城市就这么大,而且是自小生活的城市,哪里有什么早已经了若指掌,但随着两人慢慢行走,缓过羞赦的钱生依旧忍不住有些期待。

  毕竟树屋之行印象太深刻了。

  也正因为到达树屋之前那漫长而让人怀疑的路程,这一次她的耐心极好。

  衬得云开见月明!

  现在的艰难都是为了验收果实后的甜美!

  怀揣着小小期待满是鸡血的钱生愉悦的跟着孙蕾前行。

  一走就是小半个小时。

  “哒~”

  脚步声骤停,预示着目标即将到达。

  钱生心头一喜,满是期待的扫向四方,找着今日的惊喜地。

  可其实并不需要刻意去找。

  那个惊喜地或者说目的地实在太过明显了。

  四年多的时光下,如同她所住的小区越发老旧一样,那原本就拆迁的房屋看上去越发破旧的历害,甚至于门口挂的锁似乎都已经生锈。

  比着四年前还要与着里面的小区格格不入。

  却偏生倔强的挺~立着,带着说不出的倔强。

  这个小区,这个破旧的拆迁房,是除了自己家,钱生第二熟悉的地方。

  这是孙蕾的家!

  第一次看见那个使用拳头的男人。

  第一次看见哀哀哭泣的女人。

  第一次看着孙蕾倔强而又孤单的身影。

  第一次绝望而无助的守着门口,被迫得知与着孙蕾别离。

  第一次

  无数的第一次都在这个破旧的老屋面前发生。

  而今天的目的地正是这里。

  “孙蕾,你这是”

  “既然这次我们要把以前所呆过的地方都重温一遍。

  这个地方我也想带你来一次。”

  “可是”

  伴随着钱生迟疑而又不敢置信的话语声,孙蕾主动松开了紧牵的手,依旧是带着几分懒散的向前走去。

  不过数步的距离。

  却像是光与暗的分离点。

  前一刻还布满阳光的孙蕾此刻整个身影都笼上一层阴影。

  “卡~

  进来吧。”

  被阴影笼罩的孙蕾眉目舒展的,带着些许鼓历的伸手推开老旧的木板,带着几分俏皮做了个半弯腰邀请的动作。

  这个老旧的房子非但隔音不好,甚至于到处都漏风,哪里不进去也能隐隐看见里面的布局。

  这些在四年前钱生就知道了。

  但此刻,钱生目光从那张微带笑意及鼓历的面容移开,静默的看了好一会那看上去格外黑格外暗的房间,抿着唇,方才慢慢踏步前行。

  极快的,就如同之前所看到的一样,前一刻还猛烈阳光照射的温度突然就感觉不到了,甚至于眼前的亮度都似暗了许多,钱生慢慢的眨了眨眼,看着依旧立于门前的孙蕾,长长的呼了口气。

  “进去吧。”

  “好。”

  屋外就显得暗,屋内就更暗了。

  明明是阳光明媚的下午,屋内却像是接近太阳全坠的傍晚,灰灰暗暗的,以至于所有一切似乎都隐隐带着暗影。

  “钱生,以前我与母亲就是这里烧饭吃的。”

  “这是我们用的桌子,可以用来写字做作业,也可以当饭桌,平时如果嫌碍事,我们就把它挪到这边放好。

  你看这里是我”

  孙蕾不知从何种扒拉出一支蜡烛点上,幽幽摇曳的烛火中,颇有主人待客的热情,用着带着几分怀念的语调开口。

  每一件都细细道来。

  活灵活现的展开极具有生活的画面。

  就像是所有离家过久的孩子对于以往家里带来的温馨的回顾。

  可是这个家这个家!

  又哪里与温馨有一丝联系!!

  钱生唇紧紧的抿着,脸用力的绷着,原本爱笑的眼眸也带着些许暗沉的郁色。

  除了有许久末曾住人的灰渍,整个房间比着上次见到女人时候还要摆放整齐。

  但也正是因为整齐,所以才显得格外空。

  哪怕用力介绍,该介绍的东西也极快要介绍完了。

  孙蕾站在床沿,看着那因为灰渍以至于整个被单者都显得有些灰扑扑的床铺,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转头浅浅含笑带着几分怀念开口:

  “自从那个人过世后,母亲有一段时间想不开,就爱窝在床上,睡着的时候喜欢往右边靠着,醒了的时候就喜欢往左边靠。哪怕都背着我,也不发声间,我只要一看位置就能判断出她是否醒了。”

  原本就又些沉闷的心口像是突然有了把刀,随着话语轻快的戳了戳。

  并不用力,却让钱生只觉得心尖猛得一揪。

  “钱生,你知道吗?”

  幽幽的烛火中,那双带着琥珀色泽的眼眸格外的美丽。

  但明明被烛火照得格外暖色的身影,在此刻钱生看来却莫名的脆弱。

  心头的揪意变成了一种急欲宣~泄的冲动。

  而对着孙蕾,她完全不需要克制!

  “哒哒哒~”

  近乎急速奔跑的脚步声中,钱生像是小炮仗一样直接冲着朝孙蕾扑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孙蕾直被冲的后退了两步,结果又被推了一记。

  “怦~”

  身体与墙壁撞击的沉闷声响中,背靠着墙面而立的孙蕾眼里尚带着一抹疑惑,钱生已经用力的揪住衣领,踮着脚尖狠狠的吻了上去。

  如果说今天见面的时间,那主动亲吻是带着欢喜以及女孩对于恋人的亲昵的话,此刻的亲吻凶猛暴燥满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发~泄。

  就算以前逼得再急,钱生也最多哼哼唧唧双眼似含泪的望着。

  这竟是第一次把对着孙蕾的软完全收起来,露出了潜藏的硬。

  而这样的硬

  感觉着又凶又狠以至于唇间都被咬破而带来的微微痛感,看着面前这双正用力的睁着,似着火般的眼眸,孙蕾眼里的疑惑渐渐变成了悟,又极快的变成了难掩的欢喜与情意。

  背被不急不徐的拍着,有手揽在腰间,让身体有着支撑。

  甚至于那又凶又狠被咬的唇瓣也微启,柔顺的邀请她进去,方便更多的动作。

  被纵容,被安抚,甚至被爱怜

  钱生毫无章法只顾着发~泄的动作慢慢的慢了下来,那一直带着倔劲瞪着的眼眸慢慢的眨了眨,终是看清面前这即纵容又带着笑意的眼眸。

  一直揪着的心猛得一酸,眼泪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样,啪啪掉个不停。

  但真到此刻,钱生反倒不哼唧了。

  就那样眨着泪眼望着孙蕾。

  又倔又可怜。

  “怎么好好的哭了”

  前面都镇定自若的人终于有些慌了,一边伸着指腹擦着眼角的泪,开口的话语也带着显明可见的无措。

  泪眼朦朦的钱生慢慢的眨了眨眼,成功的又把一滴滚烫的泪滴落间,伸手抓着那擦着眼泪的手,握住不让其动。

  “我擦擦。

  不哭了,嗯?”

  孙蕾轻轻的挣了挣,没挣脱,索性任其牵着,只是那一直微启任着钱生动作的唇终于主动的磨了磨,轻轻柔柔的带足了安抚。

  “卟~”

  细微的令人瑕想无限的声响中,两人紧贴着唇被松开。

  “钱生~”

  钱生咬着唇,并不回话,伸手用力的揽着腰,重重的埋进孙蕾的怀里,用力的,恨恨的蹭了蹭。

  带着熟悉体温及栀子花香的怀抱中,那一直啪啪掉个不停的泪终于被擦了干净,柔软的衣服直接开始被浸湿贴着肌肤带着微微的凉意。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直到此刻,属于钱生的话语方才有些气恼的闷闷响了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