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11章 遗憾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总感觉这话语里面还有敷衍,可是怎么办,就算被敷衍也很高兴。

  谁叫谁叫这话简直就是在她心口明晃晃的撒糖呢。

  前一刻还佯怒的钱生先是抬高的下巴低了些,再低了下些,当四目再次相对时,脸上就是难以抑制的笑意。

  如若说之前生气的时候泛着晕红的脸是带着点软的话,那么此刻这带着笑意的模样就是让人难以抗拒的甜。

  “那你”

  刚刚出口的话语再次被迫含进了唇里。

  唇齿再次相缠。

  只不过对比于上次,变得更加激烈。

  脸红心跳的让人无法思考,只想越加沉伦下去。

  “这个房间也逛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让热吻再次结束,看着孙蕾终于也带着些许情动的模样,钱生“啪”的一声站起来,一边说着就一边往外走。

  不走不行,再吻下去,就要擦枪走火了。

  而在这个地方

  那就实在羞耻过头了!

  “钱生~”

  “钱生~”

  “”

  钱生先是假装没听见,当孙蕾准备唤上第三声时,终没忍住站在门外往里探:

  “你快点走啦,都快晚上了。”

  比着屋内要亮些的屋外照的钱生整个人都鲜亮几分,那原就因为亲吻而犯着晕红的脸此刻也似又染上了一抹红,配着此刻那满是娇嗔的话语,根本就让人无法拒绝。

  稳稳坐于老旧椅子上的孙蕾轻轻的舔~了舔~唇,目光带着几分挑~逗的从那亲的微微犯肿的红唇上扫过,站起慢慢往外走。

  钱生自然感觉到了那带着几分暗示的目光,但不说之前就被连续亲吻了两次,就单说从房间走出来的初衷,哪怕心头轻呸了一声流氓,面上却坦然自若的丝毫不露。

  只是在孙蕾从房门走出的瞬间,脚步极其自然的又往前走了两步。

  彻底脱离了被阴影笼罩的地方。

  在屋里呆的时候不觉得,虽然太阳已经有些坠下,非但光线依旧明媚,甚至于照的人身上暖和极了。

  之前尚觉得有些热的温度,在屋内呆久了,却会觉得这种温度让人感觉极为舒服。

  锁虽然已经锈了,但依旧能用。

  伴随着“卡”的一声再次稳当锁了起来。

  明明遮掩效果不好,但当门锁的瞬间,再次向里望去,除了一片空当,似乎就剩下一片黑。

  如同以往在这里度过的岁月。

  又如同

  听着门锁响了,有些贪恋阳光温度的钱生下意识转头,就见孙蕾手依旧扶在门把上,背对而立。

  她看不见是何种表情,但许是因为身上被照得太暖和了,以至于显得处于阴影部分的孙蕾就格外的碍眼,看的格外不舒服。

  “锁好了吗?我们赶紧走吧?”

  带着几分迫不及待的话语间,钱生哒哒的就往回走,自自然然的牵起手,也不等回话,拉着就往有阳光的地方走。

  那些黑开始被拉扯着有些晃动,越发的看不清屋内的布局。

  但原本也并不需要看清。

  就如同以往度过的岁月终究是以往。

  孙蕾把钥匙随意的放进口袋,依着拉扯的力道向前,当阳光的暖意照在身上,转头看着那依旧驻立于原地的老旧房屋,眼眸眯了眯,脚步用力一跨,两人并肩而行间,极快的在钱生的唇上亲了一下。

  “呀,你怎么突然就亲了呀~”

  一触即退的亲吻其实真算不上什么。

  但谁叫钱生被之前两个亲吻弄得有些警惕呢。

  一边小小声的尖叫,一边下意识就用手捂着唇。

  一幅防火防盗防孙蕾的模样。

  “走喽。”

  平时惯爱逗~弄的孙蕾非但没就着这机会再说些做些什么,反倒转过头,踏着缓悠悠的步子主动向前。

  阳光下,钱生只能看见孙蕾的小半侧颜。

  那侧颜眉目舒展的一如即往的好看,但不知是否错觉,又有种像是突然放下什么后的通透,以至于那种好看更多了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味道。

  钱生不自知的放下捂着唇的手,有些呆呆的望着。

  “还不走?”

  这一次,反倒是孙蕾开始催促起来。

  那轻挑眉眼的正脸果然更加好看!

  而那种放下什么的通透感也特别明显!

  “来了。”

  虽不知为何会有这种错觉,但她很喜欢这样的孙蕾。

  钱生一边应着声,一边小跑的跟了上去,眉眼间满是难掩的欢喜。

  “刚才偷偷在后面看什么?”

  “没看什么。”

  “是不是在偷看我?”

  “你我还需要偷看吗?”

  “也是,只要你愿意,随君采摘也是可以的。”

  “不要脸。”

  “只对你不要脸~”

  孙正经不过五秒蕾熟络的开始撩拨,钱生顽强的抵抗了一会,终于再次败退下来。

  但就算是脸红气极,等两人再次分别后,一边走着楼道,钱生一边忍人不住轻轻的哼起歌来。

  今天又是没羞没燥极其愉快的一天呢!

  不管愿不愿意,分别的最后一天如期到来。

  从前两天得知钱生离开的大概时子,万婉就开始忙碌起来,今天更是天刚亮就起床忙碌。

  不大的客厅此刻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东西。

  而且虽然满,却分门别类,特别有规律。

  “生生,这些东西都记得带去啊。”

  “还有这些这些”

  “哎,你装这么多,能都带去吗?”

  “哪里多了,这些是吃的,这些是”

  “反正你就瞎准备,过一段时间生生就回来了,完全没必要。

  生生,你说对吧?”

  钱生还来不及说话呢,钱锋与万婉就吵了起来,最后如同无数次一样,齐齐的望了过来,等着最后的定夺。

  万婉的慈母心,钱锋在话语中隐藏的希望早日回来的期待。

  在此刻毫不吝啬的全数表达出来。

  自从高中开始,好像每一次离开家的时候都会发生同样的一幕。

  而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处理的呢?

  “生生。”

  “生生。”

  钱生微微有些恍惚,不过在耳侧几乎同时响起的两道声音中,又极快的回过神来。

  万婉准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但因为分门别类的太过清楚。

  钱生笑着从每一类中拿出两份,在脚边堆成小小一堆后,对着眼巴巴望着钱锋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妈,爸说的对,实在太多了。

  每一样我都很喜欢,可惜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只能在里面挑了最最喜欢的两样拿走。

  爸,我当然很快就会回来。

  这是我家,我不回来去哪里呀~

  等我学校的事情忙好,我就先回来住几天,然后再去找工作。

  到时候你们可别嫌我烦就是了。”

  “你这丫头,又说什么傻话”

  “傻丫头,爸什么时候嫌过你烦了。”

  “爸,妈,那我先走啦~”

  “好,路上小心。”

  “嗯嗯。”

  全盘接受父母的爱意。

  雨露均沾的表达自己爱意。

  果然熟能生巧!

  这一次的道别也是完美极了!

  拎着大包小包离开的钱生老远还能感觉到钱锋与万婉的注视,笑着略带俏皮的对他们用力的挥挥手,伴随着心头略显得意的念头,压下突起的浅浅分别的难过,踏着不轻不缓的脚步走出小区,终于离开了两人的视线范围。

  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不过肯定不会久的,毕竟两个城市离的这么近,而且大概率她还会回去做编辑。

  所以,离别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

  钱生长长的吁了口气,把最后一抹分别之情压下,抬眸就能见到正停在不远处浓密树荫下的汽车与人影。

  “孙蕾,我们明天就回去了。”

  “嗯。”

  “那你”

  “嗯”

  “想不想”

  跟我见见爸妈。

  “不急。”

  “啊我都没说完呢。”

  “钱生,不急,等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更久点,我的表现更好一点,到那个时候我们在去好不好”

  “可是我觉得你已经”

  “嘘,乖,不说这个话题了,明天几点从家里出来,我开车来接你。”

  昨天两人见面的对话极快的在脑中闪过,钱生下意识的往后望了望。

  虽不知万婉与钱锋是不是还在望着她,但就如同之前感觉不到他们两人的注视一样,他们更是看不见孙蕾了。

  看不见啊。

  就算是孙蕾也是如此的意思,为什么还是有一点点遗憾呢

  就算相恋的时间满打满算还挺短,但加上以前的高中岁月,中间别离的四年,这时间实在太漫长了。

  漫长的简直像是过了小半辈子似的。

  以至于明明谁也不能预见末来会怎么样,却打从心底就认定了。

  “钱生。”

  也不知是目光太过热烈,亦或者是到了昨日两人约定到达的时间,驻立在汽车旁的身影抬起头。

  半披着长发齐整的披在身后。

  一身齐裸的长裙随着风轻轻摇摆。

  那双琥珀的眼眸浅浅弯起,把所有的阳光夹杂在里面。

  这样的一个人,只是站在这里,就如画一样。

  好看的让人怦然心动。

  好看的让人觉得不做点什么就浪费了这大好的美景!

  前一刻还微微有些遗憾的人目光极快的扫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地方简直天时地利人和后,伴随着心头突起的渴望。

  直接朝着那道人影飞速的奔跑起来。

  “哒哒~”

  “啪~”

  骤停的脚步声,大包小包被随意放在地上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带出难掩的迫切之意。

  “唔~”

  低低的闷哼声中。

  钱生环住孙蕾的脖子,半挂着热情四溢的吻了上去。

  虽然吻技依旧有些糟糕,但那里面的痴~迷欢喜之意却直白而热切。

  原就含笑的孙蕾笑得越发餍足。

  以至于前一刻还带着几分仙气的人在此刻眼角微微泛着晕红时,就如同一只误入人间的精灵,惑~人极了。

  两人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并不迟,但等两人一路急驰的回到城市,又吃了中饭到达的z大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下午两点了。

  阳光正是最为暖和的时候,大门口偶尔还能见到带着几分匆忙来回的学生人影。

  毕竟大四生都要布入社会了,与着学校做着最后的一点交割。

  因为总是有人来来回回,再加上又是学校。

  饶是孙蕾也是克制了许多,两人相对而立,连手都末牵。

  除了彼引的气氛显得有些难舍难分,看上去也只是一对关系极好的闺密罢了。

  “这几天我们就电话联系了?”

  “好。”

  “那”

  余光又见到一位同届的同学远远的走了进去,钱生咬着唇,脚无意识的踢着地面,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会想你的,非常想你的。”

  面前突然暗了暗,孙蕾不知何时向前走了一步,半侧着身,似要叮嘱什么的样子,实则那唇若有似无的碰到耳边,压得极小声的话语响了起来。

  喷洒的热气让耳垂似乎都热了一分。

  更何况那话语里都是鲜可意见的情意。

  钱生飞快的瞄了一眼四周,并没有人朝这边望来。

  毕竟做着这一切的孙蕾只用了短短数秒时间,此刻已经不动声色的又往后退了下,恢复到之前两人交谈的模样。

  “谁谁说这个了?”

  明知没被人发现,钱生脑袋却垂得更低。

  因为非但耳垂被那热意喷洒的红了,就连脸也开始浮上一层浅浅的晕红。

  这样子,只要被人一看就能感觉到异样。

  但晕红可以掩饰,结巴的话语却完全没办法了。

  “要不亲一个再走?”

  当听到那得寸进尺的话语,哪怕理智知道孙蕾应该不会真这样做。

  在脸上的热度越加明显时,钱生轻轻跺了跺脚,飞快的回了一句:“不要,我走啦!”

  终于小跑着离开了。

  平时总会不急不徐跟着、笑着闹着的人,在此刻却安静极了。

  甚至就连背后的目光似乎都比着以往克制。

  小跑了一段路的钱生没忍住回头,就见那被阳光照的有些晃眼的孙蕾先是愣了愣,接着笑着挥了挥手,依旧立于原地。

  明明这个模样一点也看不出什么,钱生心头竟是莫名涌过一抹酸涩。

  不仅仅只是因为一直在一起的两人要分开了。

  还有比着之前更加浓郁的遗憾。

  如果不是四年多前的意外,孙蕾应该也跟她一样此刻回到z大忙碌着毕业论文的事情,而不是只能在学校外这样看着。

  成绩一直比她好的孙蕾,如果读了大学,应该会更优秀才是。

  “叮咚~”

  清脆的电话玲声响起,钱生慢慢摸出手机,就见孙蕾正笑着点了点了手机屏幕。

  这是?

  手机滑动解开,赦然有条最新的信息发了过来:

  孙蕾:你这么看着,会让我忍不住想要吻你。

  从额头一直吻到唇

  直到让你身上都留下我的印迹。

  明明是文字,却强烈的形成了清晰的画面感。

  钱生把短短的信息看了好几遍,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就见孙蕾笑着对着屏幕虚虚的亲了亲,那目光却依旧望了过来。

  这人,在她都忍不住伤感,遗憾的时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什么伤感、遗憾在此刻那是一点也没有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再不做丝毫犹豫的转身离开。

  那脚步,周身的气息竟是颇有气场!

  “叮咚~”

  握着手机一直含笑望着的孙蕾点开信息:

  阿钱一点也不胖:你做梦!!

  这语气与着最后的眼神真是极为相搭了。

  孙蕾低低的笑了一声,再次抬头望时,又羞又恼的身影已经彻底掩没在大学里面,再也看不见了。

  走了啊。

  脸上的笑敛了敛,收回视线时,似不经意的扫过了大学门上的招牌。

  z大。

  “孙蕾,你知不知道,z大有一个超级超级大的花园,据说有不下二十余种的花会种的里面。”

  “孙蕾,你知道吗z大的图书馆藏书据说有万册之多,非但有众多的学习资料,还有一个课余的书本哦。”

  “孙蕾,到了z大,我们一定要好好运动,高三一整年,我感觉被妈都投喂的胖了好几斤。”

  “孙蕾”

  那以为早已经遗忘的,满是青春期待的女音在脑中响了起来。

  那里面满是对于共同生活的大学的期待。

  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一直懒懒插在口袋的手近乎突兀的握紧,又缓缓松开。

  孙蕾再次望了一下z大的招牌。

  熟络的把心头升起的浅浅遗憾与那道声音一起压到心底的最深处,尔后踏着不轻不缓的步子慢慢的离开。

  “钱生钱生,你终于回来了!”

  步伐匆匆的走进学校,在面前都是熟悉的建筑,偶尔还能见到同届熟悉的面孔,被孙蕾撩~拨的快要失去的理智再次恢复。

  待回到了寝室如果室友都在的话,跟她们约一下,一起去吃个饭。

  虽然不知以后彼此会怎么样,但相处四年这本身就是缘份,有始有终也该一起聚一起。

  如果还有时间,最好先去一下教导主任那里,关于毕业论文还有

  因为想事,随着时间流逝,脸上的晕红终于消退。

  “钱生钱生,你终于回来了!”

  步伐坚定、有理有据想着事情的钱生脚步一顿,顺着声音抬头,就见有一月末见的林俪正单手叉着腰,一幅有些生气的模样。

  “当然要回来,毕竟我跟某人一样,也要回学校做毕业答辩的。”

  “钱生你”

  在孙蕾面前总是羞赦,被逗得话都不会说的钱生此刻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眼见林俪眼眸微睁,有些被堵得没话说的模样,脚步不动声色的加快走到面前,伸手大力的揉了揉:

  “不过我记得我们俩可是不在一个学校,你怎么混进来的”

  “那当然”

  前一刻还有些气鼓鼓的林俪眉眼轻挑,很是得意的啪啦啪啦的说了起来。

  “所以我知道你回来后,就特意进来蹲你的。”

  “原来是这样。”

  “是不是很历害”

  “的确很历害。”

  很是肯定应着声的钱生此刻心神却有些分散。

  之前与孙蕾分别的时候完全被限制住了。

  以前的高中她们俩都能混进去。

  在这个管制还没高中严的大学,完全可以让孙蕾也混进来。

  就算没办法一道在这个学校读四年。

  却完全可以让孙蕾脚踏实地的感觉一下z大的风彩。

  那样的话

  “钱生,你现在准备去哪里”

  “当然去寝室。”

  “然后呢”

  “然后想跟某人一起去逛吃逛吃。”

  “那我陪你去寝室,刚好我也很久没见她们了。”

  “好。”

  虽然林俪的出现有些意外,但这四年她就经常会混进z大来,在室友都恰好在的情况下,五人结伴出行,在以往常去的地方吃着聊着,又在室友们都离开后,陪着林俪逛了一个小时,目送着她上了公交车。

  等钱生终于空下来时,天幕早就黑了,时间也不知不觉到了夜九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