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12章 笨蛋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晚的风似乎总是带着些许凉意,来来往往的人流,各色的灯光,所有的一切都带着与老家不一样的地方。

  让人更加清晰的认清两边的区别,也让人才刚刚离别就想念再见。

  就着夜色跟着万婉钱锋聊了一会,像极了初时离家一样,嘀嘀咕咕,绪绪叨叨的,带足了小女孩的娇意,把思念之情理所当然的表达出来。

  “好了,都这么大了还撒娇。”

  “生生,时间很快的,等下次再见爸再给你秀秀拿手绝活。”

  以至于最后反倒是两人反过来安抚。

  但知父莫若女。

  哪怕隔着电话,钱生也能知道两人说着这般话的时候,眉眼间估摸着都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与欢喜。

  女人虽然都要大学毕业了,但是还粘我怎么办

  或者还会对着彼此故作一脸烦恼的说着这般的话语。

  捂着发烫刚刚挂断的电话,钱生因为想像愉快的笑了起来。

  “叮玲玲~”

  清脆悦耳的玲声就在此刻响起。

  微微发亮的手机屏幕上正清晰的显示着:“来自孙蕾的通话。”

  简直像是守在手机旁,一遍一遍拔打着电话,所以才会在挂断电话的瞬间就拔通电话了。

  原就带着笑意的钱生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明明握在手机,偏生等电话响了十几秒后方才接通,放在耳朵旁边也不说话。

  说不出的娇情。

  也不知是否了解她所思所想。

  电话接通后,彼此安静数秒,带着浅浅笑意与明悟的嗓音响了起来:

  “钱生~”

  短短两个字,却带着说不出令人心悸的味道。

  才刚别离,就觉思念。

  对着钱锋与万婉如此。

  对着孙蕾好像就更加明显了。

  “嗯。”

  钱生低低的应着声,握着手机的手不由紧了紧,仿若那样,就能感觉到早上两人牵手时的温度。

  但那只不过是徒劳。

  除了略有些硌人的硬度,以及隐隐捂得与肌肤一样温度的手机,手心什么也感觉不到。

  “在做什么”

  莫名的委屈不讲道理的袭来。

  明明喝的酒还是跟室友一道聚餐的时候,酒意早在刚才与林俪逛街的时候就消耗掉了。

  但钱生却觉得似乎又有酒意袭来。

  以至于不想束缚心头的渴望以及想要任性的霸道。

  “刚刚跟室友吃了饭,然后还跟林俪逛了逛街,我们一起逛了一个小时,她买了很多东西,我什么都没买。”

  “嗯是没看到喜欢的东西吗”

  “不是。”

  “那是因为”

  “想要跟你一起逛。”

  电话那头微微顿了顿,似乎末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极快的就变成了难掩的笑意。

  不知何时起,孙蕾变得越来越爱笑了。

  甚至于两人再次重逢时,孙蕾那小心翼翼,生怕会吓走她的模样都快从记忆里消失。

  真好~

  真好呢~

  就算是笑,孙蕾的笑也总是多种多样的。

  有浅笑,大笑,挑~逗的笑,戏谑的笑,情动的笑

  而此刻若是见面,现在的笑定然是眼含春~光,带着一种情动加明悟的愉悦笑吧。、

  对比于这边的热热闹闹,孙蕾那边显示很静,以至于那低低的笑声格外的磁性悦耳。

  钱生就那般握着手机,咬着唇,含着浅笑,安静而认真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笑意,完然没有往日对着孙蕾羞赦的模样。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电话那头的笑意方才收敛。

  “那我们下次一起逛,逛很久很久,把你想买的东西全部买下来。”

  依稀能听见笑意嗓音满是鲜可意见的蛊~惑。

  在脑中活灵活现的浮现她在前面逛,跟随着孙蕾一手刷钱,一手拎着买好的东西,直至整个挂满大袋小袋像个移示衣架的场景,钱生差点就没忍住破功笑出声来。

  无声运气数秒,终于把笑意咽了下去: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见面”

  在同一个城市,离得又不远,见面原本就该轻而易举。

  但在中午分离的时候,两人明明都不是这样想的。

  所以才会依依不舍。

  才会千叮万嘱的电话联系。

  但此刻不过大半天的时间,钱生的口风却完全变了。

  电话那头呼吸微重,数秒后,带着一丝刻意压抑过后的调笑话语方才响起:

  “虽然我也很想很快见面,但你不是要毕业答辩,还有一些别的事情,我们”

  还末说完的话语□□脆利落的打断。

  “以前我上班的时候,你总会在五点多出现,想来那个时候应该没什么事情,那就明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见面!”

  这样的话语已经不是征求意见而是下了决定了。

  细微的碰撞声隐隐卓卓的响了起来,也不知孙蕾此刻到底是何种表情,但却什么也没多问,只是在所有的声音再次回归安静时,变成了轻轻的应声:

  “好。”

  “那明天见。”

  “明天见。”

  电话终于被挂断,滚烫的手机被塞回口袋里。

  这一次再没人打捣,终于慢慢的恢复了惯有的凉意。

  “噗。”

  “噗哈哈。”

  绷着脸向前走了一会的钱生,在四周人流明显变少后,终于没忍住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

  孙蕾孙蕾孙蕾

  “笨蛋~”

  小小的似带着一分唾弃的语调中,收了笑的钱生就差点蹦跳的往学校走。

  大学的生活跟上班是完全不一样的节奏。

  昨天刚刚回校报道不觉得。

  做了一晚上美梦的钱生刚按着昨天的计划行事,就察觉出两者的差异来。

  虽然一切按照计划行事的非常顺利,但时间过的比想像的还要快些,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五点。

  深身都散发着疲惫的钱生恰到遇到同样从办公室走来的室友。

  “钱生,你不跟我们一起?”

  “不了,等下我要去见一个人。”

  “哦,那我们先走了。”

  “好,那个”

  “怎么了”

  “没什么。”

  “那我们就真走了”

  “好。”

  简短的交谈了数句,眼见室友携伴有说有笑的离开,钱生轻轻的摇了摇头,把刚刚涌起的念头压下去。

  不管怎么样,等见了孙蕾再说。

  仅仅想到这个名字,好像周身的疲惫都减了许多。

  无声的长呼口气,原本疲惫的脚步微微加快,目标明确的往学校门口走去。

  17:30

  钱生瞄了眼手机,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放回,看着那离着校门口恰到好处位置的身影,无声的平了平呼吸,下意识的理了理衣领、长发,方才故作不在意的踏着不轻不慢的脚步走了出去。

  “钱生。”

  刚一踏出校门,那熟络的带着三分笑七分情意的磁性嗓音就响了起来。

  钱生抬头,就见梳着高马尾,套着蝴蝶坠子发绳,纯白短袖衬衫,齐膝短裙,一双纯白到膝长袜,圆角纯白小皮鞋的孙蕾正笑意然然的望着她。

  刚刚就看到的身影此刻正面看来,真是越发好看了。

  不过这装扮

  钱生目光从那塞进裙里而显得纤纤一束的腰,再到那被纯白长袜衬得格外修长笔~挺的腿,脸上还含着笑,眼里还带着惊艳,莫名的酸水却在心头悄悄涌现。

  “怎么不说话”

  那双又挺又直的双腿正朝她迈来。

  青春可人。

  朝气十足。

  钱生喉间无声的滑动了一下,在孙蕾极将碰到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往前进了一步,恰是两人并行间,手轻轻的碰了碰孙蕾的手:

  “今天怎么穿这身衣服”

  动作轻轻的,嗓音小小的,如同昨天两人在大学门口时一样,明明是恋人,却装模作样的硬生生的搞出地下恋情的感觉。

  “因为今天在学校门口见面。”

  孙蕾同样嗓音低低的开口,只是手指却极为迅速的抓住面前想要逃的手,不动声色的握紧,尔后握着搭在了长袜与裙摆相差的间隙处的肌肤上。

  也不知是因为没有被肌肤遮掩,还仅仅只是两人手上的温度都极烫,以至于那处肌肤显得格外的凉。

  明明该是被迫搭了上去,钱生手指不由动了动,切实的感觉到了肌肤的滑与凉意。

  “看来你很喜欢这身穿搭。”

  两人离得太近了,以至于那含着笑的嗓音里带着末尽的意思就显示格外明显。

  钱生一噎,手下意识就想抽回,仅仅数秒过后,那手非但末曾抽回,反倒更加用力向前碰了碰。

  微凉的肌肤被手掌捂得有些热中,仰头望向孙蕾的目光不躲不避。

  “是喜欢,但我不喜欢别人看!”

  明明是带着几分娇嗔的话语,竟是隐隐带出一分霸道的味道来。

  孙蕾是她的恋人。

  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又有什么好犹豫的。

  反正依着孙蕾的性子,不管是何种反应,也会想办法逗她方寸进失才会罢休。

  “吃醋了”

  “那要不我也去穿这一身

  天这么热,袜子不穿更舒服。”

  “不许!”

  “吃醋了”

  “嗯。”

  也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只要两人在一起,总会自动忽视了旁人,因为一些仔细想想其实毫无营养,但偏生两人都会认认真真去纠结的事情耗掉大把时间。

  此刻以着同样的话语反将一军,亲口听到孙蕾承认吃醋,钱生就如战胜的小公鸡,昂首挺~胸,说不出的欢快得意。

  那样的心情加持下,如若不是余光终于看见校门口走出隐隐有些眼熟的同学,正似有些疑惑的望来的目光,差点就忘了初衷。

  “你既然都这样穿了也没办法,现在我们走吧。”

  钱生不动声色的轻咳一声,状若自然的说完,直接就向前走。

  这一迈步,两人离着学校就越发近了,孙蕾之前特意挑远的位置好像就没了丝毫意义。

  连走两步,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拉扯力度,钱生转头,一脸疑惑的催促:

  “怎么不走”

  “你是要回学校”

  “嗯。”

  “那我”

  “难道你还想回去”

  钱生其实知道孙蕾想要表达什么,但就如昨天电话里面没有说明一样,此刻带着一丝浅浅的恶作剧,故意不把话说透,一幅理所当然,满是惊诧的反问。

  “我自然不想回去,不过”

  运筹为握,在两人相处中总是身处于掌控者位置的孙蕾第一次表露出笨拙一面。

  因为怕会惹人伤心,话语也不敢说透,却偏生又要把话表达清楚,以至于竟是全然没了平日的灵牙利齿,显得颇为费力的开口。

  “反正你跟我走就是了。”

  钱生干脆利落的打断,为了防止自己表情管理失败,话还末说完,就利落的转了回去。

  这一次再次迈步向前时,就如同昨日明明满腹疑虑,终会顺着她的一样,身后终于有着脚步声传来。

  滋滋的甜意没有丝毫矜持的涌来,溢满整个心田。

  眼见离着校门口越近,钱生深呼了数口气,终于把脸上夸张甜腻的笑意用力的收了回去。

  “钱生。”

  “嗯。”

  回忆着林俪昨天说的话语以及前几次见到时林俪混过学校的样子,应着声的钱生并末回头,也就末曾见到此刻孙蕾是何种表情。

  但那一直任其牵着的手传来一股拉力,下一秒骤然一松,竟是孙蕾主动松开了两人的手。

  这人

  顾忌可比她还多!

  骤然失去的温度,令钱生下意识握紧拳头,在手心隐隐能感觉到的温度中,迎着近在眼前的保安大叔,忍住与着孙蕾辩驳的冲动,而是浅笑依依,态度自然的打着招呼:

  “王叔,今天又是你值班”

  “对,你这是”

  “哦,我这不马上要毕业了吗带着刚刚认识的大一学妹一起逛逛街,让她熟悉熟悉环境,也可以算旧地重温不是”

  “原来这样,这新生还挺漂亮。”

  “那是,也正因为这么漂亮,我才一眼就看中了,忍不住主动打招呼了。

  孙蕾学妹,还不进来

  王叔在学校都工作好多年了,以后你进进出出肯定也会碰见很多次的。”

  z大做为一个全国都出名的大学,不论是占地面积,建筑,学生都极多。

  就算是工作了许多的保安王叔也不定把人全认识,更何况钱生捏造的是大一新生,哪怕王叔最初有丝疑惑,以着孙蕾这样的颜值为何会没有印象,但钱生的态度实太过坦荡。

  “王叔好,以后麻烦您了。”

  当孙蕾从钱生身后走出,半弯着腰,特别有礼的打着招呼时,王叔就把最后一抹疑虑压下,笑眯眯的点头应声:

  “不麻烦不麻烦。

  z大是个好地方,你只久了会越来越喜欢的。”

  “嗯,我也觉得。”

  “孙蕾学妹,还不快进来”

  “来了。”

  简单的交谈数句,两人就那样坦坦荡荡的顺利走进z大。

  绿树成荫,规格建立的各式建筑,宽阔的跑道,偌大到似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地,恰到好处的鲜花,以及青春洋溢,三五成群各有目标前行的人影

  这一切钱生已经看了四年。

  在昨天踏进z大时,也把两个月末进入学校的最后一丝陌生感给消散高兴。

  但此刻她依旧认认真真的看着,把一草一木都尽收眼底,方才抬眸望向孙蕾。

  此刻已经临近六点,太阳欲坠不坠,照得一切都带着晕黄的色泽。

  从踏进校门就退去笑意的孙蕾近乎沉默的望着眼前一切,那张精致的脸容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是惊讶。

  是怀念。

  是不可置信。

  又是

  而不管哪一种,都让人心软成一团,想要靠近,想要拥抱,想要怜爱。

  而这些她都可以做到!

  “孙蕾~”

  青春洋溢,带着曾经连想都不敢去细想的校园内,那道比着往日还要软还要甜的嗓音响了起来。

  孙蕾有些许怔愣的望去,就见钱生眉眼弯弯的灿烂笑着,主动走进十指相扣的牵紧手,轻轻的摇了摇。

  “是不是特别意外

  虽然z大看上去管理很严,但其实大学管理松了很多。

  连丁蓝高中我们都进的去,混进这里更是小菜一碟了。”

  穿着一袭深蓝长裙的钱生,长发柔顺的披散着别于脑后,此刻裙摆轻轻飘荡间,那张微微仰起的脸上满是略显狡黠的娇俏笑颜。

  “呀~”

  小小的,略显惊讶的低呼声中,孙蕾低头看着那正用手软软撑着,几乎要全笼在自己怀中的身影,轻轻的舔~舔~嘴角,在耳侧隐隐听到那些正单纯交谈着学校烦恼的话语声中,眼眸微微暗沉,终是克制的末曾多做什么:

  “看来你早有预谋。”

  那比着之前还要暗哑缓慢的磁性嗓音实在有些危险。

  甚至于这突然用力拉扯进入的怀抱也带着危险。

  但钱生却轻轻的哼了一声,脸上非但没有一丝陷入危险的觉悟,软软撑着的手骤然放松,任自己就那样软软的整个贴实的靠入怀里,伴随着柔软的裙摆若有似无的拂过纯白的长袜,低低的,得意的轻笑起来。

  “当然要早有预谋,否则怎么骗得过你。

  想不到孙蕾你也会有被骗的一天。”

  柔软的长发因为这一扑,有些凌乱的扑散开,遮着钱生的面容几若不见,但正像是慵懒猫儿一样轻蹭撒娇的动作却足以令孙蕾微微紧绷的身体霍然放松。

  哪怕是这个时间,来来往往的人流依旧末曾减少,虽不密集,却也一直有人行走。

  一看就是两个女人拥抱的身影,令这些尚末踏入社会的学生难以掩饰好奇的隐晦望了过来。

  有好奇。

  有惊诧。

  有

  再是隐晦,对于早在社会打磨了数年的孙蕾而言,一眼就能看透。

  她低头看了看怀出除了一袭长裙,根本看不清面容的身影,一直克制垂放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下一秒抬起不动声色的把原就披散的长发弄得越发披散些,方才伸手揽在腰间,克制的把人更加的贴紧自己。

  “是呢,还真被骗着了。”

  坦坦荡荡承认失败的话语中,脸上非但没有懊恼,反倒是令人纵容的温柔的笑颜。

  钱生自然是看不见此刻孙蕾的表情。

  但两人实在太了解彼此了。

  感觉着越发遮掩视线的长发,那微微按压的力道,以及耳边清晰可闻微微加速的心跳声,钱生轻蹭的动作不由的顿了顿,好几秒后,随着鼻间的栀子花香越发浓郁,脸上的热意似乎也被晕染到有些发烫,重重的又蹭了一下,方才极力装作不在意的欲出孙蕾怀里挣出。

  也不知是否是被钱生不经意的安抚的极到位。

  钱生顺顺利利的就挣了出来。

  此刻风是暖的。

  光是暖的。

  就连孙蕾那双微微暗沉满是琥珀色泽的眼眸也是暖的。

  但就在这样的暖色中,钱生好不容易装住不在意压下的热意猛得涌了上来,以至于整张脸都染上了绯红。

  就算之前拥抱的时候被遮住的面容,什么也看不见。

  但现在这样晕红着一张脸彼此对望着。

  彼此间的情意任谁一眼就能看透吧。

  真是糟糕啊。

  心头若有似无的闪过这样的念头,彼此对望的眼眸里却颇有默契的同时涌过满足的、愉悦的笑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