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19章 难过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着孙蕾好像期待总是会变成现实。

  人们常说同居其实就是一个磨合过程,磨合的好了,就变成平淡如水的老夫老妻,磨合的不好,感情再深的恋人小则分手,大则成为永不想联系的陌路人。

  而她跟孙蕾,好像就从来没有这个烦恼。

  嗯,其实烦恼也是有一点的。

  感觉快要被养废了。

  早上被甜蜜的亲吻叫醒,明明自己衣着随意,却总会为她搭配好最为恰到好的穿搭,洗涑完毕后,就开启享受营养均衡一周不重复的早餐。

  晚上不管多迟回来,永远会有一盏灯为其留着,远远的就能看到暖光,也永远会有温热的,色香俱全的晚餐为其留着,虽然有时候会变成夜宵。

  如果她能确定时间,不管什么时候,孙蕾总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陪着她一起回家。

  家中永远纤尘不染。

  矮柜上总会有应季的,开得正艳的鲜花插在花瓶里。

  跟现在的家一比,原本的根本就不叫家了。

  而且只要孙蕾在,钱生就什么都不用做。

  也不是什么都不用做。

  吃饭也用嘴。

  夜间缠绵时要手脚并用。

  但除了这,剩下的只需要享受就好。

  “孙蕾,你怎么这么好?”

  “大概是因为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正端着切好的火龙果的孙蕾从盘子中叉了一块喂进钱生嘴里,极其自然的回道。

  此刻阳光正好,屋内正暖,恋人眼里满满都是自己。

  人生最大的圆满也不若如此吧

  再是好吃的火龙果其实也就只有淡淡的甜意,但当慢慢把那火龙果嚼碎,钱生却觉得有甜意从口腔一直漫延到心里。

  这样的感觉,不仅仅只是今天。

  应该说从孙蕾搬进家里觉得同居的第一天就是如此。

  而随着时间流逝,非但末曾流逝,反倒越来越浓。

  所以,就算是人们常说的话语在她们面前也会变成意外。

  自家的恋人即有品味,又勤快,又美貌。

  这简直是让人做梦都会笑醒。

  除了惯爱撩~拔,总爱肌肤相亲,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缺点

  哪怕知道孙蕾虽然不用上班,但其实完全可以养活自己,钱生干劲越发十足。

  她喜欢这样的生活,甚至于沉迷于这样的生活!

  转眼又是一月过去。

  原本灼热的夏天不知何时悄悄溜走,伴随着炎热的天气开始转凉,是原本葱郁的树木总会在不经意的飘落些许落叶。

  秋天不动声色的到来。

  许是因为知晓家中一直有人在等着。

  哪怕依旧拼极了,钱生却已经掌控了节奏,每周定会留一天空余时间出来,或当咸鱼,或去外面逛逛。

  而明天恰是周六,又是法定的休息日。

  这个月工资加提成到手足有八千。

  转了万婉、钱锋两千,被他们千万保证会留下给作嫁妆,绪叨了半天才收下。

  手上剩余还有六千。

  按照这两个月稳步上涨的工资,以后的工资也会越来越多。

  积少成多,她的荷包鼓起来指日可待!

  或许真是太愉快了,以至于在这段时间忙碌奔波,已经学会了更多的为人处事,以及伪装的钱生感觉着一片落叶在面前晃悠悠掉落,顺手接下,看着手中已经半是枯黄的枫叶,抬眸望向前方,看着在渐升的月光照耀下,走道上那铺着一层薄薄的落叶,童心渐起,任着手中枯叶掉落,迈向前方的脚步重重用力。

  “咯吱~”

  鞋面与落叶相触传来略显沉闷的声响。

  那声音在此刻听来竟是极为悦耳。

  钱生没忍住笑了笑,再次连踩了两脚。

  “咯吱~咯吱~”

  已经临近十点,街面上几乎已经看不到行人,以至于这样的声响伴随着行走的节奏,就如一首独自演奏于一人听的优美的音乐。

  而这种音乐随着行走正越来越清脆连贯。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哈哈~”

  钱生终没有忍住清脆笑出声来,在安静的夜色中,那笑声极快回响,很是带着几分灿烂明媚气息。

  “哒~哒”

  有着清脆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打断了那独属一人的娱乐。

  这个点,突然出现的脚步声照理该是让人心生恐惧的。

  但钱生非但末曾害怕,反倒带着几分期待抬头。

  朗朗月光下,有一女子正乘着月光而来,干净利落高绑起的长马尾随着步行轻轻晃动,浅薄的风衣随风微微摇摆,若有似乎的显露出那穿着紧身铅笔裤一截修长而结实的长腿。

  又冷又飒。

  但那双眼却似含了无数暖光,吸引了无数的星光驻足,让人只是望着就觉得心头升出滋滋甜意。

  孙蕾果然还是来了。

  明明都没说下班时间。

  四目相对的瞬间,钱生就忍不住灿烂的笑了起来,伴随着心头似有些苦恼的念头,是再无顾忌,小跑着向前的步子。

  “咯吱咯吱咯吱~”

  脚踩着落叶传来又急又脆的响起,在此刻丝毫吸引不了钱生的注意力。

  一气跑到孙蕾面前,连步子也不停直直的就冲了过去,双手穿插风衣紧紧抱住腰间。

  一如即往的纤纤细腰,却由于外面罩了风衣,以至于更加温热的温度透着浅薄的衬衣传了过来。

  明明之前一点也不觉得冷,但此刻却在热意顺间手间传来时,钱生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喟叹。

  “这么迟,你怎么来了呀~”

  在脑袋下意识的轻轻蹭蹭,让整个身躯似乎都染上了熟悉的浅淡栀子花香,钱生方才从怀中抬起脑袋,哪怕是问话,脸上却是难掩的开心。

  虽然被孙蕾逗到极致的时候依旧会忍不住羞赦,想要逃。

  但两人甜甜腻腻在一起真是挺久了。

  以至于越来越习惯表达自己的依恋。

  越来越习惯在孙蕾的行为中表露出自己甜滋滋心情与喜意。

  “正因为这么迟才来。

  秋季到了,早晚都有温差,早上你去得迟,我忘提醒你了。

  这个点,怕你冷了。”

  唇间被轻轻的亲了亲,悉索的声响中,那原本披在孙蕾身上的风衣就被脱下披在了钱生的身上。

  虽然早晚变天了,但其实钱生刚才真没觉得冷。

  最初是下公交车的时候急步匆匆,后来是突然童心起,用劲踩着树叶,也没有感觉到。

  但就如同之前手指感觉到的温暖温度一样。

  尚带着孙蕾体香及温度的风衣披来,钱生不躲不避,甚至还伸手拉了拉,避免掉下去,迎着关切的目光重重点头:

  “是有些冷了。

  幸好你来了。

  现在真是一点也不冷了。”

  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假话,但这样的话语在此时此刻不吝于最好的甜言蜜语。

  几乎在话落,孙蕾就笑了起来。

  淡浅的,克制的,却似也被她的知意晕染而带着滋滋甜意。

  好看!

  真好看!

  右手拉着衣摆,缩在孙蕾怀里的钱生迎着心声小声尖叫,没有犹豫的用着惟一空余的手拉着衣领,在孙蕾顺势向前低头时,直接踮着脚尖就吻了上去。

  虽然历经这么多次的煅炼,这接吻的技术依旧长劲不大。

  但孙蕾的技巧也学了五分。

  以至于刚刚一触即触的亲吻在此刻就变成了长达五分钟的热吻。

  这一次披在身上的风衣就显得有些热了。

  看着唇色嫣红,眼角浅浅染着晕红的孙蕾结束亲吻后,直接后退一步,认认真真开始扣着风衣的衣扣。

  晕红着脸,只觉得背上都开始微微冒汗的钱生,眉眼弯弯一脸满足的立于原地,配合至极的任着孙蕾扣着。

  一粒一粒,又是一粒。

  直至扣到脖颈。

  肌肤丝毫不露。

  吹不进风,也散不去那保留的热意。

  “好了?”

  “嗯。”

  “那回家吧?”

  “好。”

  “今天是不是也给我准备了好吃的?”

  “嗯。”

  “是什么?”

  “回去就知道了。”

  “哼,就算保密,过了十分钟我也知道了。”

  “嗯。”

  街面上依旧几乎看不到行人,甚至于轻柔的月光似乎都带着一分萧瑟。

  手挽着孙蕾胳膊,整个人半搭着的钱生绪绪叨叨的说个不停。

  伴随着孙蕾明显简单些的回应。

  钱生非但末曾感觉萧索,甚至觉得整个街道都带着热闹的气息。

  虽然今天孙蕾这么迟来接有些出乎意料,但总得而言,这与着这一个月两人的相处模式没有丝毫不同。

  被孙蕾保持神秘的夜宵也一如即往的好吃。

  吃饱,闲聊,在消食结束后,甚至不用孙蕾开口,只需一个撩~拔的眼神,脸上浮现浅浅晕红,似有些羞涩的钱生就那样内心渴望,外表半推半就的从了。

  两人保持一周五次的肌肤相亲,一来是孙蕾会有渴求。

  但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何尝钱生又不想呢。

  这样耗时近两个小时后,哪怕明天休息,钱生甚至连话都来不及多说两句,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正常而言,一天的忙碌,再加上睡前的体力劳动,钱生都是在第三日被孙蕾的晚安吻给叫醒的。

  但今天却是做了一个噩梦,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却令她心生无比的恐惧,以至于被吓醒了。

  --

  这种醒法实在有些丢人,而且因为心头的惊惧最初不敢睡,最后却是清醒的睡不着了。

  夜深人静的夜晚,身侧的人又睡得这么香,睡不着这件事情就很悲伤了。

  闭着眼,无声默数绵羊已经到了五千只的钱生流下了苦闷的泪水。

  “呼~呼!”

  粗重的呼吸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孙蕾也做噩梦了?

  反正醒着,要不要起来安慰一下?

  心头的念头蠢蠢欲动,但在钱生正欲睁眼的瞬间,悉索的被子扯动声,孙蕾半坐起身的细微声响传了过来。

  也不知出于何种心思,钱生竖着耳朵,把眼睛闭得更紧。

  虽然突然醒了是意外,但既然机会难得,正好可以看看孙蕾半夜醒了对她是怎么样的。

  嘿嘿嘿~

  伴随着这略带恶作剧的心思,闭着眼睛的钱生等了许久,身侧的孙蕾就那样坐着,目光灼灼的望着,竟是什么也没做。

  这是怎么了?

  她们是恋人。

  哪怕睡着了,孙蕾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她其实也不会生气呀。

  如若说最开始还是带着几分暗搓搓的坏心思,此刻就全剩不解与紧张了。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原本随意找个理由胡弄一下,就可以坦坦荡荡的睁开的眼眸更是不能睁了。

  闭着眼,其他的触觉就变得极为敏锐。

  目光的灼热,呼吸的微重,甚至于手指轻轻握紧的力道都变得格外清晰。

  过了多久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

  孙蕾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无数的念头纷纷扰扰,原本轻松快意的心情也不由紧张了起来。

  比着之前更大的悉索声近乎突兀的传了过来。

  钱生放在被子里的手不由握紧,心跳开始微微加快。

  孙蕾这是终于准备做什么了吗?

  或许是因为等待的足够久,以至于在紧张过后,竟是有一种尘埃落地的放松感。

  有风轻轻的拂来,带出些许浓郁的栀子花香,却不待细细感知,伴随着被子被拉高,那风与着栀子花香全数移离,反倒是床的另一侧传来了人平躺下来的细微动静,除此之外,再末有任何声音传来。

  看了她这么久,竟是只是盖了棉被?

  如果只是为了这件事,完全没有必要迟疑等待。

  身侧的呼吸似乎都开始平稳下来。

  预示着孙蕾又一次睡熟的事实。

  放在被子里的手慢慢松开,略一迟疑后,钱生慢慢的试探睁眼。

  漆黑房间里惟余的光线就是月光,但在黑暗中呆久了,透着窗户照进来的浅淡月光也显得格外明亮,足够看清身侧人此刻的模样。

  以往但凡只要两人一道赖床醒来的清晨,孙蕾的睡颜总是眉目舒展,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的模样。

  但在此刻,那紧闭眼帘的人眉间微蹙,唇角下扬,正克制的抿着。

  就似有无数的忧愁无法排解,连夜晚也无法安眠。

  到底是深夜的孙蕾是真实的模样,还是清晨所见的才是真实,今天深夜所见只是特例?

  这无人可以给予答案。

  但不管是何种,这般模样的孙蕾只令钱生心尖都酸涩起来。

  仅仅只是一眼,钱生也顾不得之前心头是何种计量,微微起身,伸手就开始去摸那微皱的眉。

  “钱生~”

  低低的喃声在耳侧响了起来。

  钱生摸着眉间的手微微一顿,下一秒继续之前的动作。

  “嗯。”

  “钱生~”

  又是一声低喃响起。

  眉间都被抚了抚,却又极快的皱了起来。

  “嗯。”

  听着耳侧的低喃,钱生压下再次摸平眉间的冲动,一边应声,一边垂眸往下望。

  眼眸紧闭的孙蕾并末醒,那呼吸依旧保持着熟悉的轻缓频率。

  其实之前就大约猜到了。

  可就连梦中都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吗?

  那梦中一直有她。

  她又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模样?

  为什么让孙蕾的眉间一直皱着。

  钱生有些恍惚想起两人刚刚决定同居的那一夜,因为欢喜,她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叫着。

  而最初耐心的孙蕾在最后是怎么做的?

  含笑抱起她,缠绵的热吻,然后开始漫长的没羞没燥的时间。

  而现在她能做什么?

  心头的酸涩非但末减,反倒越浓了,以至于钱生只是那样望着,什么也没做。

  “你在,真好!”

  带着几分欢喜几分满足的低喃声再次响了起来。

  而这一次,那紧皱的眉间不用人抚弄就平了。

  甚至连那微下搭拉的唇也浅浅的扬起。

  这般模样又变成了钱生记忆中最为熟悉,最怦然心动的样子了。

  可如若这般模样是建立在之前那样的难过上面。

  这笑颜似乎非但让人难以欢喜,反倒莫名难过了。

  良久良久,钱生慢慢的躺平,看着身侧似再也没有噩梦的身影,慢慢的移过去,直至把自己整个缩进孙怀里,感觉着熟悉的温度以及稳健的心跳声。

  那酸涩,无助,慌乱的复杂的心境终是慢慢的落到了实地,哪怕这个角度已经看不清孙蕾的面容,却依旧仰着头,认真的看着,极低极低的喃喃:

  “孙蕾,你在,真好。”

  哪怕是不同的心境,但同样的话语带着近乎相同的情感。

  怜惜,欢喜,爱恋,以及满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