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20章 见家长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做什么美梦,睡的这么香。”

  “都要变成小懒猪了。”

  “王子的吻都要吻脱皮了,怎么还没醒?”

  含着笑意及宠溺的话语先是模糊,渐渐开始变得清晰。

  一直陷入沉沉睡意的钱生终于从梦境挣脱出来,有些茫然的睁眼。

  天不知何时早已经亮了,肆意照耀着阳光,顺着小半开着的房门照了进来,随意绑着长发,穿着宽松睡衣的孙蕾正低头凑的极近,乌黑柔顺的碎发正轻轻的垂落,带着些许痒意。

  那背对晨光的眼眸含着通透的琥珀色泽,那是令人一看就让人开心的色泽。

  甚至于那衣领宽宽松松的,正由于这个姿势若有似无的泄~着春光。

  所有的一切都一始即往。

  明媚,朝气,带着令她迷恋的气息。

  “一大早就看入迷了,嗯~”

  微微上扬的尾音刻意拖长,带着熟悉的磁性及浅浅的笑意。

  钱生慢慢眨了眨眼,昏昏沉沉的梦境带来的最后一丝影响彻底消失。

  孙蕾醒了。

  这是第二天了。

  当这样的现实认知在心头涌过,从昨天夜里一直压在心头的沉闷终于珊珊来迟的涌了出来。

  “唔~”

  伴随着低低的闷哼,是钱生不管不顾的用力撞进怀里,用力的抱紧腰间的身影。

  钱生已经许久末曾这样,毫无防备的孙蕾一时不察,竟是直接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紧紧抱着腰的钱生就被拖的也往退了一步,一半悬空于床~外,姿势说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偏生钱生却一无所觉般,挺着这样别别扭扭的姿势,用力的,狠狠的在怀中蹭了蹭,一言不发。

  “一大早这是怎么了?”

  稳住身形的孙蕾小心的调整一下抱着的姿势,顺势往回走了一步,眼见钱生整个人都呆在床~上,带着几分诱~哄开口。

  因为紧紧抱着,除了面前这片衣服的色泽,什么也看不见,惟有的只是熟悉到令人有些迷恋的栀子花香。

  钱生就那样用力的睁着眼,看着眼前昏暗到有些看不清的图案,压下眼眶突然涌起的热意,仗着不会被看见,闷闷开口:

  “孙蕾,你开心吗?”

  两个人明明在一起这么久了,做了那么多没羞没燥的事情,就连认真的表白情诗都读过了,可是竟是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问过“你开心吗?”

  一点也没有趁职恋人的专业素养!

  属于孙蕾的呼吸微微一重,原就自弃的钱生心头只觉得一紧,在差点就要忍不住抬头望时,略带凉意手指轻轻的抚过长发,带着最是温柔的安抚:

  “怎么突然问这个?”

  话语依旧温温柔柔的,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

  这问话其实一点问题也没有,毕竟这样的问话有些没头没脑。

  可是那原本压下的热意竟是瞬间压不下了。

  有着泪从眼眶滑落,模糊着视线,让面前原就晕暗看不清的图案晕染成一片。

  “你就说开不开心?”

  就算这样,钱生还强撑着不眨眼,故作不耐烦的粗声粗气开口。

  只是哪怕被衣裳隔绝,那话语里的哭腔还是轻易被辩别出。

  “钱生,抬头看我。”

  原本轻摸脑袋的手指下移,轻抬下巴,带着些许担心,用动作让钱生抬头。

  感觉着手指的力度,用力瞪着前方的钱生也不知到底跟谁在怄气,非但不抬头,反倒越发低下头,直接把那食指咬进唇里。

  像是小兽在牙痒。

  又像是无意识的撩~拔。

  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咬着,偶尔还发出细微的“哼哼”气音。

  孙蕾的呼吸难以克制的加重,就连身体也微微紧绷。

  但怀中的人除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连一丝表情也看不见,整个人都带着说不出的倔强。

  手指的触碰越来越强烈,拉扯着让人注意力全往那边跑。

  无声的长呼口气,放在左侧的克制的握紧,好半响方才极力平着气息开口:

  “钱生~”

  再次的开口依旧末曾得到回应,如若不是手指在那喊声中微微加重力道,都让人怀疑是否在听她说话。

  孙蕾眼眸暗色越深,嗓音却越发温柔:

  “怎么会不开心呢?

  钱生,能与你在一起,就像是美梦成真一样,我每天都非常开心。”

  温柔的嗓音,带着最为真挚的情感,那是最能抚平人心中不安的模样。

  不用抬头,钱生都能猜到此刻孙蕾的模样。

  那如果你每天都非常开心,为什么半夜会紧皱着眉头,连睡梦中都不安的模样呢?

  心头有着一道声音正细细的辩驳着,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这样肯定的,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在已经通过哭发泄过一些后,已经足够安抚此刻她的心情。

  “卟~”

  被含在唇间的手指被吐出,明亮的阳光下,那手指整体泛红,依稀可见牙印,但却都浅淡的很快就会消逝。

  哪怕再是难过的时候,钱生也舍不得真把孙蕾弄伤了。

  “钱生~”

  在钱生不动声色观察时,带着更加温柔的嗓音再次低低响了起来。

  这一次,钱生根本无法抗拒,用力的蹭了蹭,借着衣服把脸上、眼里的泪痕擦个干净后,顺应着内心抬起眼眸。

  有更多的长发从那宽松的发带中挣脱出来,垂落在孙蕾那精致的脸庞两侧,原就好看的脸庞在此刻简单“啾啾”发光一样,钱生忍不住往前凑了凑,小心的,轻轻的吻了吻。

  “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虽然眼眶依稀还能看见哭过的痕迹,但在一个甜甜的亲吻结束,迎着那依旧带着几分担忧望来的目光,钱生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

  “好。”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原本就是打定咸鱼的日子。

  听完孙蕾的应声,钱生直接穿着睡衣就往客厅走去。

  那远看就明媚的阳光,在凑过时能感觉到暖烘的热意,在初秋的早上,舒服极了。

  钱生舒服的眯了眯眼,方才转头看着依旧立于原地的孙蕾:

  “怎么还不过来”

  “来了。”

  吃饱喝足,坐在让人恨不得葛优躺的沙发里,怀中抱个香喷喷的抱枕,透着玻璃照进的阳光明媚而暖烘烘。

  这样的周末,哪怕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依旧让人沉迷。

  明明刚刚起来,在孙蕾去厨房收拾的时候,钱生竟是昏昏沉沉的又有些想睡了。

  直至沙发一侧有着下压感,鼻间也有了惯常爱闻的栀子花香,小小的打了个呵欠,勉强自己睁眼,慢慢挪着把脑袋靠在大~腿上,仰望着面前这毫无死角的容颜,明明孙蕾都忍住不问了,偏生她自己忍不住了:

  “孙蕾,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没有。”

  “你就不好奇我刚刚在房间的反应?”

  “好奇。

  但是你如果不愿说就不说。”

  哪怕孙蕾总会在某事上撩~拔,以看钱生羞赦难耐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但除此之外,绝对是最令人迷恋也最让人心疼的恋人。

  此刻任着钱生靠着的孙蕾轻垂眼帘,那双好看的琥珀色泽里依旧有着令人迷恋的碎光。

  比着话语里的轻描淡屑。

  孙蕾一直用着行动来表达何谓没有底限的纵容。

  好不容易好点的心情在此刻又莫名泛起浅浅酸意,偏生当事人还是一无所觉的模样。

  钱生暗暗磨了磨牙,顺手拉高孙蕾的手指,看着那手指上尚末消退的牙印,又悻悻的放下。

  “你开心吗?”

  最终,憋了许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如若说第一次是意外的话,那么这一次面对这样的对话,孙蕾那原本尚算淡然的面容上就浮现了笑意。

  不是平日那浅淡似带着几分从骨子里漫出的克制。

  而是放肆到有些夸张的咧嘴笑。

  “怎么会不开心呢?

  钱生,能与你在一起,就像是美梦成真一样,我每天都非常开心。”

  同样的问话,同样的回答。

  哪怕之前其实已经在脑中想过回话时孙蕾是何种模样。

  但此刻两人看得这般近,属于孙蕾的细微反应都能尽收眼底,前一刻还感觉隐隐有些酸意的钱生,只觉得有着汲汲的甜意顺着回话漫进了心底。

  孙蕾跟她在一起是真的很开心呢!

  极其肯定的念头中,钱生没有丝毫克制的,学着孙蕾的没有,咧嘴大笑起来:

  “我也很开心,能与你在一起,就像是美梦成真一样,每天都非常开心!”

  昨天两人在梦境似乎也表白过了。

  但那样的表白跟今天一比,就差太多了!

  傻乎乎笑着的钱生在心头认真做着总结。

  也不知是否傻笑会让拉低人的智商,心头明明想着要把房中的反常原因说出来,结果笑着笑着两人就开始亲吻,情难自禁的厮混在一起

  咸鱼的一天颓废而甜蜜。

  独独当第二天到来也没把那原因说出来。

  而既然最初没说出来,之后就没必要再去细究了。

  孙蕾喜欢跟她在一起是认真的。

  开心是认真的。

  既然如此,只要找到梦中也紧皱的眉头源头,解决掉就好了。

  源头是什么呢?

  在惊扰且与孙蕾谈心的前提下,钱生以为这会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但事实上,仅用了五天,她就找到了源头。

  喜欢她,开心每天两人在一起,却会在梦中紧皱眉头,不过是不安。

  不安两人的恋情的稳定性长久性

  惶恐会出现意外。

  不安于钱生之后会不会后悔。

  不安于自己不够完美。

  不安于

  也正是这种不安,在钱生正式毕业忙碌一个月,满心满脑都是两人的末来时,孙蕾因为一个月无法真实见面,提着行李箱主动上门同居。

  不安啊~

  钱生慢慢咀嚼这个词汇,只觉得不可置信,带着几分荒谬!

  孙蕾长的那么好看。

  自身又这么优秀!

  咳,那活又那么好。

  入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何其三生有幸,才能有孙蕾这样的恋人。

  彼此的恋爱,钱生才该是弱者,才该是患得患失一方才对!

  但两人太过了解彼此了。

  这近乎不可思议的结论在结合孙蕾一些细微的表情,动作,行为,却是变成了最现实的结论。

  而既然找到了源头。

  那么如最初所想的那样,打破就好了。

  而打破不安的最好办法,自然是

  做为工作日的最后一天,钱生下班原本就晚,在加上没忍住与孙蕾没羞没燥的混在一起,待两人紧挨着躺在床~上,已过十一点。

  末曾完全拉紧窗帘的窗户有着浅淡的月光照了进来,模模糊糊的照出半眯着眼一脸餍足的孙蕾。

  钱生枕着孙蕾胳膊,懒洋洋开口:

  “周末有没有安排”

  “没有,你如果有哪里想去,我明天去查下攻略。”

  “攻略到是不用,但还是有很多用得到你的地方。”

  “嗯”

  “阿姨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对衣服穿法有没有什么讲究,有什么是忌口的吗?”

  前一刻还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孙蕾在此刻眼眸猛得睁开,脸上的慵懒尽数消失,当钱生绪绪叨叨的终于说完,那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复杂。

  似惊讶,不敢置信,又似有着难以潜藏的惊喜。

  钱生呼吸有些急,因为说话太多口也有些干,但看着孙蕾这般模样,那微微的不适似乎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她弯着眼眸,笑着灿烂而又有一丝浅浅羞赦,轻轻的凑过去亲了一下孙蕾,努力的坐直,甚至连自己的春光外露也顾不得了,声音小小的,却极其认真的开口: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

  孙蕾,你带我去见家长好不好”

  如若说之前的话语还有一丝含蓄,那么这话语就直白极了。

  孙蕾微微愣了愣,那满是复杂的面容上渐渐的流露更多难掩的欢喜。

  “钱生~”

  就连一惯的叫声,也是带出了令人怦然心动的情意。

  原本就浮着些许晕红的钱生脸红的越发历害,眼睫轻颤了数下,下巴微微抬高,表情却带着些许小傲骄的模样:

  “你可别说不行!

  那样我会生气的。”

  可惜却忘了此刻两人都是末着寸缕的模样,那表情还末维持一秒,随着孙蕾那略显滚烫的手掌触碰肌肤,瞬间就变成了小小声的尖叫。

  明明两人才结束,因为这个话题,随着孙蕾的手间动作,竟是再次的缠绵到一起。

  “你愿意去,我只会开心极了。”

  当被折腾的云里雾里时,属于孙蕾带着挚诚的回话响起,但在那个状态下,钱生已经连话都听不清了。

  而同样因为这,明明做好了万全准备才开的口,结果第二天被孙蕾吻醒,脑袋还有些睡意,就见面前整整齐齐的摆放了六个礼袋。

  这是

  “我已经打过电话说十一点过去。

  这些东西到时候直接给母亲就可以了。”

  钱生:“”

  所以,她第一次见着长辈原本该买的礼物也被全权包办买好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