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第121章 认同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饭我已经煮好,现在起来吃点,我们准备准备,到那边的时间应该就差不多刚好。”

  一套崭新的连衣裙被放在怀里,钱生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看似淡然,实则眼里满是难掩激动的孙蕾,终是默默的把那点惊叹又压了下去。

  虽然正常而言,第一次上门的礼物需要亲手买才有意义。

  但知女莫如母。

  孙蕾买的肯定更加贴合心意。

  终于找好理由的钱生穿着孙蕾给的连衣裙起床。

  那是一条纯白泡泡袖荷叶边的素白长裙,整体并没有大多图案,长度恰到膝盖处。

  虽然不艳,但一看就特别乖,特别适合在长辈面前刷好看。

  钱生眨眨眼,镜中的女孩眨眨眼,轻轻抿唇含蓄笑笑,镜中的女孩也含蓄笑笑。

  因为身上这条长裙,所有的表情都带着一种特别干净的气质。

  而在这样的气质下,浓妆艳抹就一点也没有必要了。

  最终也只是画了一个浅妆。

  “钱生,来,把这些吃了。”

  哪怕周身都洋溢的着迫不及待的气息,等钱生从洗手间走出,孙蕾眼含惊艳的望了数秒,下一秒就招呼起来。

  “嗯。”

  “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

  “哦,那”

  “我看你吃。”

  “好吧。”

  之后的二十分钟,钱生就顶着自似克制实则满是灼灼的吃着早餐。

  许是因为早餐太过贴合心意。

  又许是之前已经经历过这样的灼灼目光。

  钱生全程适应的好极了。

  不过就连衣服鞋子配饰都买好,还做了早餐,这么一大串事情做下来,到底是几点起床才能做到啊?

  毕竟现在也不过七点三十。

  或许在两人缠绵在一起,她疲累的睡去后,孙蕾亢~奋的一夜末睡?

  “吃饱了吗?”

  放下筷子的瞬间,属于孙蕾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嗯。”

  低应一声,眼见孙蕾终于收回目光不再望了过来,直接拉开椅子,利落起身开始收拾碗筷。

  今天依旧是极好的天气。

  这么早,太阳就明媚极了。

  明媚的太阳清晰的照出孙蕾的五官,也照出那都看不出丝毫妆容痕迹的眼底没有一丝黑眼圈。

  “我们走了。”

  收好碗筷的孙蕾转身就去了厨房,用时不过五分钟就再次走了出来。

  脸不红,气不喘,只是那往日都会擦干的手带着鲜明的水意。

  “我们走了。”

  天生丽质到连黑眼圈都不存在。

  让想要深究昨天孙蕾是否熬夜都找不到丝毫证据。

  钱生微微叹了口气,拿起靠近门后的挂勾上的毛巾,走过去把那尚带水意的的手擦干,方才低应一声:

  “好,走了。”

  “母亲她现在脾气很好,现在喜欢的东西都挺佛系,比如从两年前买了就没长个的乌龟,一点也不嫌弃不长个,依旧每天会喂这只乌龟吃的。

  母亲她”

  周六的道路,算不上特别堵,但也算不上特别空,以至于孙蕾在路上有足够的时间把那个女人的所有一切慢慢划重点给钱生吃。

  最初钱生是绷着神经,全神惯注的听着。

  渐渐的就分了神。

  此刻的孙蕾,真的难得带着几分孩子气呢。

  字里行间有对女人的无奈、纵容,也有对之前的回忆带着几分甜的思念。

  这样的模样太少见了,以至于今天该重点关注的另一位主角好像就没了吸引力。

  “等这个红灯变绿,我们向左边拐弯,行驶一百米就到了。”

  红灯停,孙蕾踩下刹车,在身前足有七、八两车也在依次等着绿灯通行的时候,转头笑着说道。

  一百米

  一百米!

  慢慢的把这词咀嚼了一下,前一刻还带着几分笑意的钱生身子微微一僵,紧张后知后觉的扑天盖地涌来。

  怎么就要到了呢?

  她她她到底该怎么说?

  这衣服虽然是孙蕾挑选的,但真的合适吗?

  还有那些礼物她她她都没看过啊啊啊。

  还有还有

  “怎么不说话”

  额间的碎发被轻轻的捌了捌,唇也被忙里偷闲极快的亲了一下。

  绿灯亮起。

  孙蕾坐直身体,转动方向盘,顺着车流往前。

  钱生慢慢的长呼口气,望着窗外慢腾腾滑过的风景,又望了望面前这好看的侧颜,咬着唇小声开口:

  “那个”

  “嗯”

  “阿姨她”

  什么叫风水轮流转,这绝对就是!

  前一刻是她在看孙蕾的笑话,现在就转了过来。

  别以为没笑出声来就看不到那眼里的笑意了。

  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终于快整理好后续的话语,就见看似安静开车的人,眼眸依旧是好看的通透琥珀色,清晰可见浅浅笑意。

  那话就突然说不出了。

  钱生有些泄~气的往后靠,背着眼,准备当条不到最后一个不起的咸鱼!

  “不要担心。

  母亲她会比想像中还要喜欢你。”

  是吗?

  真的会这样吗?

  应该是哄骗她吧

  后靠着沙发的钱生眼睫颤了颤,终究没睁开眼睛,明明心头还在小声的辩驳着,却莫名就有了一点点底气。

  毕竟缩头一刀,伸头一刀。

  而且这也是为了斩断孙蕾不安的源头。

  十点五十五分钟。

  钱生拎着两袋礼盒,孙蕾四袋,正并行站立在二楼的中间那户的大门口。

  “就是中间这间,我让母亲开门。”

  “好。”

  简短的对话声中,孙蕾举手开始敲门。

  心跳的依旧很快。

  但许是真正都到这了。

  那种想要逃的远远的念头反倒消失。

  钱生利落的把两个礼盒都放到左手,单手开始仔细而快速的整理衣着,争取来了完美的初见。

  “来了”

  敲门声响了第三次时,伴随着脚步声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母亲来开门了。”

  “嗯。”

  钱生无声的收回整理的手,安静的垂放在右侧,伴随着渐渐清晰,显然正来开门的脚步声,近乎突兀的朝右边探了探,竟是把孙蕾手中的四个礼盒尽数拉了过来。

  并行而立的两人,一人空着手,一人手中满满当当的都是礼盒。

  谁的诚意中一目了然。

  被迫做了对衬组的孙蕾挑挑眉,正欲调侃几句。

  脚步声骤停,房门开。

  有着大片大片的阳光透着大开的房门照了过来,以至于钱生初初几秒什么也看不见。

  “钱生是吧?

  欢迎你来。”

  伴随着耳侧带着几分温柔的女声落,钱生终于适应了光线骤亮,看清开门女人的模样。

  长发松松的用着墨绿的发带绑着,一袭略显宽松的水墨中国风的旗袍,脚下是一双拖鞋。

  年过四旬的女人眼角能看见淡淡的眼角纹。

  但那眼角纹并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倒带着一种难言的韵味。

  女人依旧很美。

  从钱生第一眼见到的时候,美这个词好像就与女人契合极了。

  被男人揍多了,带着伤痕的脆弱美。

  失去男人后,带着些许神经质的美。

  “啧啧,那姑娘也是可怜,抱着她妈出来的时候身上全是血。”

  或许连那种时候,也会有让人怜惜的美吧。

  但那时的美,总会让钱生心头隐隐生出怒意,为孙蕾心怜,为其怒其不争。

  但现在的女人却与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

  淡然,平和,隐隐的佛系,肉眼可见的慵懒。

  现在的美是令人看上去莫名就有些想要亲近。

  有着这样的美,想必以后就算做婆婆也会极好相处吧。

  昂首挺~胸,心头紧张的都麻木的钱生不自知的露出浅浅笑。

  “母亲,钱生一早就想看你了。

  昨天晚上连觉都没睡好。

  一大早就在催我。

  一直嫌我磨蹭。”

  钱生:“!”

  她没有,她不是,别瞎说!

  听着孙蕾这完全颠倒事非的话语,压下险险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眼帘轻垂,唇瓣轻咬,特别有礼的把手中的六个礼盒朝前递了出去:

  “因为孙蕾总会不经意说起阿姨。

  我很早就想来见见您。

  昨天知道终于能来看您了。

  所以就

  也不知道阿姨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点,希望不要介意。”

  开口的嗓音又轻又软,配着此刻身上这身原就衬得人气质干净长裙。

  青春甜美乖乖女形象俨然上线。

  前一刻还因为孙蕾那不符合常理的话多而难掩诧异的女人,此刻看着面前的六个礼盒,又看着害羞的都不敢看她的钱生,那抹惊讶即快就变成了欢喜与慈爱;

  “怎么会介意人,你能来我就很高兴。”

  至于孙蕾?

  据被抢礼盒后又再次把兴奋睡不着的殊荣给了钱生,成功的完成了工具人的使命,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友好的初见氛围中,任劳任怨的撸袖子开干。

  又是准备点心,水果,又是准备午餐、茶点,极为忙碌。

  虽然没有插话的余地,但孙蕾无疑是开心的。

  比着以往所见的都要开心许多。

  难以克制的,以至于带着点孩子气的开心。

  对比于钱生还记得四年前的两人见面。

  女人很显然已经忘了。

  不管是话语,表情,都是对待着初见晚辈的态度。

  虽然不知分别的四年多,女人经历过了什么治疗。

  但康复的极好。

  如同大门口的初见,字里行间,相处时的态度,都让钱生慢慢的放松下来。

  不管最初是因为何种念头才会来到这里。

  她喜欢孙蕾。

  也喜欢这个女人。

  钱生一边陪着女人说着话,一边看着已经把晚餐做好端出的孙蕾,悄悄的扬了扬嘴角。

  以着孙蕾女朋友的身份到了这里,氛围比着想像中的还要好,以至于时间比着想像中过的快多了。

  原本明亮的天幕不知何时已经暗了下来,初初挂上天幕的月儿正悄悄的撒了一抹余辉照进,四人的方桌上,女人坐在正位,钱生与孙蕾两人对坐。

  因为女人的缘故,表面上看上去特别正经的吃饭。

  但餐桌下不经意碰到一起的腿。

  若有似无的眼神触碰。

  夹菜时筷了的触碰。

  暖~昧气氛浓到晃眼。

  却偏生还自认隐藏的很好。

  女人若有所思的看着餐桌上被捕捉到的第十次眼神交错,慢悠悠的咽下口中的饭菜,主动打破安静:

  “今天晚上要不要住下来?

  床单被子都是干净的。

  我晚上睡得也很熟,不管什么动静都可以一觉到天亮。”

  “噗,咳~”

  前一刻还享受着这种隐秘的交缠眼神的快乐,后一刻就听到这生猛的词汇,钱生一时不察,一口呛住,小声的咳了起来。

  止住孙蕾要替她轻拍的动作,钱生用力压下想要再呛的冲动,用着余光小心的打量坐在正位的女人。

  长发依旧松散的绑着,微垂眼帘,表情宁静的女人正以着一种优雅的动作进着食。

  不管是表情,动作,还是话语都极为云淡风清的模样。

  可是!

  什么叫不管什么动静都可以一觉到天亮。

  她们怎么可能会发出什么动静啊啊啊!

  “哒”

  筷子与碗面不经意碰触的细微声响中,偷偷望着的钱生迅速收回视线,抬头挺~胸,眼帘轻垂,近乎乖巧的开始扒拉饭粒。

  那模样完全“我根本不懂你们说什么的模样”的清纯模样,可那面容上肉眼可见的浮现晕红,显露着难掩的羞赦。

  女人望着钱生正欲说什么,就见孙蕾用手放在唇边无声的做了个“嘘”的动作,轻笑的摇了摇头,又垂下视线,继续安静的进食。

  “母亲,我都可以,最主要是看钱生的意思。”

  “!!”

  什么叫看她的意思。

  她的意思就是立刻!马上!离开!

  绝对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动静!!

  浅淡的月光下,孙蕾那双好看的琥珀色泽眼眸正浅浅弯起,面上是难掩的温柔与纵容。

  那是一种只要钱生开口,不管是什么决定都会立刻执行的肯定。

  被羞赦支配的只想逃的钱生脑袋里莫名就被浇了一盆冷水,理智与情感慢慢交错。

  来时的主要目的。

  孙蕾之前那难以掩饰比着平日还要明显的欢喜。

  钱生悄悄的又抬眸看了一眼女人。

  如之前一样,淡然极了。

  就像是说“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具体怎么做都随你。”

  “既然阿姨都说了,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我挺期待在这里的。”

  数秒后,一道小小的、羞赦的嗓音低低的响了起来。

  这一瞬间,女人与孙蕾互相对视了一眼,微微的惊诧过后齐齐涌上了一抹似了悟的笑意。

  “好。”

  “我听钱生的。”

  异口同声的话语瞬间响了起来。

  钱生眼睫颤的越发历害,甚至于脸上的晕红也浓了一分,但一直克制的嘴角却是浅浅的扬了起来。

  怎么办,虽然羞赦,但是好开心呀~

  如果说在面对着女人时那种开心还能努力克制的话。

  当有礼的与着女人告别,眼见女人带着几分懒散走进房门,当着她们的面关门锁上房门,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孙蕾的房间,同样锁上房门后,钱生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欢喜了。

  “嘻嘻~”

  清脆悦耳满是愉悦的笑声瞬间在房间响起。

  刚刚打开灯光的孙蕾看着那就靠在房门,周身都洋溢着难掩欢喜的钱生,眉眼间也开始染上笑意。

  “这么开心?”

  带着几分似疑问的话语中,孙蕾直接朝着钱生走来。

  明明刚刚女人提议的时候,还疯狂在心头尖叫绝对不会做什么。

  此刻迎着孙蕾靠近的身影,钱生仰着头,惦着脚,主动凑上前缠缠绵绵的亲吻。

  在亲吻间隙断断续续答话:

  “嗯,因为我现在住在你的房间呀~”

  这样的主动亲吻,又加上在此刻最为甜蜜的甜言蜜语,让人根本无法自控。

  而孙蕾很明显也不想自控。

  起先还任着钱生粘粘乎乎的亲着,在钱生开始打着退堂鼓的时候,直接把主控权夺了过去。

  “哎,孙蕾。”

  “呜,阿姨她”

  “没事,母亲睡的很沉。”

  “嘤。”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

  两个小时后,钱生懒懒躺在孙蕾怀里,任其善后。

  昏昏沉沉,极将因为精疲力尽睡去时,脑袋里近乎突兀的就闪过一句:

  “幸好没说话!”

  要不说着睡眠很好的长辈结果睡眠很浅,全程听了去,那岂不是以后都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不过,第一天就……

  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还不带细思这种庆幸到底是否令人哭笑不得,,连再看孙蕾一眼的力气都没有,直接沉沉睡去。

  若是往日,这样折腾下来,第二日钱生定然是起不来的。

  但昨天晚上没坚持住,不代表着就没在心头记挂着这事。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天才朦朦亮,钱生就强迫自己醒了。

  许是前天太过兴奋一夜没休息好,孙蕾反倒睡得极香。

  末曾完全盖好的肌肤上有显明可见的某些印痕,长发随意披散着,眉眼间却都是难掩的浅淡愉悦。

  想来这次的梦也会是好梦吧。

  钱生痴痴的望了会,害怕亲吻会惊扰美梦,最终忍耐住亲吻的冲动起身了。

  得意于最近没羞没燥的次数太过频繁,虽然昨天隐忍而疯狂,但去除身体微微发软外,并没有别的不舒服的地方。

  小心翼翼的刷牙洗刷,走到客厅,此刻时间不过六点刚过。

  钱生已经许久末曾这么早起来了。

  以至于她立在客厅望着窗外初起的朝阳发了一会呆,方才记起正事,有些陌生的走进厨房。

  虽然一切比想象中顺利,昨天晚上两人又没忍住干了些破廉耻的事情,但刷长辈好感度最佳办法依旧有洗手做羹让长辈感觉到你心意这一点!

  而这也是钱生一到早会起来的初衷。

  除了稀饭,做为早餐要吃的清淡可口,可以做些现包的饺子馄饨,也可以是包子,再不济一些清淡的小菜。

  但馄饨饺子包子都不现实,而清淡的小菜

  钱生看在冰箱现有的食材,在心头默默哀嚎。

  原来生活技能这玩意真会在不用的时候退化的。

  被孙蕾养的太好了,以至于看着现有的材料竟不知该如何搭配才能炒出清淡的小菜了。

  ==

  就在钱生咬牙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从冰箱拿出黄瓜,葫芦,毛毛菜,准备先烧了再说,身后有着脚步声传来。

  并不是已经听熟的属于孙蕾的,而是更加懒散些,属于

  钱生握着黄瓜紧了紧,在继续装作特别认真的洗菜还是特别乖巧的主动打招呼中犹豫了一会,转头眉眼弯弯的甜笑开口:

  “早上好,阿姨也这么早醒了吗?”

  “嗯,岁数大了,岁就少了。”

  “是这样吗

  可是我看着阿姨,年轻的总让觉得像是姐姐一样。”

  这话虽然带着几分刻意的讨好,但也有一半真心。

  岁月总会对着美丽的女子格外优待。

  如若稍一打扮,女人走出去说三十出头也不是没人信的。

  “昨天睡得好吗?”

  轻轻笑了一声,女人并末就着这个话题多聊,目光扫了一眼钱生,转移话题。

  “嗯,很香!”

  “那就好。”

  钱生轻轻吁了口气,侥幸于自己绕过了昨晚,迎着女人若有似无再次扫了一眼的视线,下意识低头,下一秒,整张脸都开始布满晕红。

  明明知道在孙蕾母亲家里。

  明明想着要早起做个乖巧贤淑的人。

  可是怎么就没把身上的睡衣换了呢!

  都是女人,身上穿的睡衣其实也挺保守。

  但是,昨天她与孙蕾没羞没燥了好久,在初起的阳光下,被衣领半遮不遮的就有一个过来人一看就懂的印迹!

  啊啊啊啊,让她死了算了!!

  “没关系,看到你们感情好,我很高兴。

  稀饭烧好了,是准备炒菜吗?”

  不知何时,女人也凑了过来,站在另一边的水槽旁,伴随着水流的流动,是那熟络拿过一把毛毛菜清洗的动作。

  初起暖色的光。

  同样穿着宽松睡衣的女人。

  淋淋漓漓的细微水流。

  那被水流冲洗的格外清脆嫩绿的毛毛菜。

  前一刻还羞的恨不得死遁的钱生慢慢的就缓过来,她先是用着余光扫了眼,再发现女人只是安静垂眸做着手上的事情,那余光就变成了勇敢的直视。

  阿姨真是变了太多了!

  从昨天初见就有的感觉在此刻更加鲜明的在心头涌过。

  钱生咬着唇,学着女人的模样,拿了一个西红柿在水中冲洗,小小声的回话:

  “我是准备烧点菜。

  但我有一段时间没烧了,还没想好怎么搭配。”

  “早餐吃得清淡,但也要有营养。

  我们可以烧一个西红柿炒蛋、蒜容毛毛菜,再来一个现炒的豆岐榨菜就可以了。”

  “现炒的榨菜?

  我没看到豆岐,也没看到榨菜。”

  “在这里。”

  “哦。”

  “菜都洗干净了吗?”

  “洗好了。”

  “好,把它们都切了,然后”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明明是想着要给长辈留个贤惠的良好印象。

  结果两人一起洗菜,在长辈的指导下一步一个动作,然后在炒菜的时候火候不到家,被长辈接手补救。

  所以,她的良好印象到底是达成还是没达成了呢?

  看着饭桌上色泽清淡,慢悠悠冒着热气的三菜,钱生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恍惚。

  “孙蕾还在睡觉吗?”

  “我刚起床的时候她还睡着的。”

  “这孩子难得会睡个懒觉。

  你去看下醒了没。

  醒了就叫她起来。

  若是没醒,也别吵她。

  我们俩先吃。”

  “好。”

  “钱生。”

  已经走到房门的钱生转头,努力乖巧笑着:

  “阿姨,怎么了?”

  “你今天早上表现的很棒!”

  阳光下,身上还系着围裙的女人从饭锅里盛出一碗稀饭放在桌上,对着钱生竖起了大拇指。

  明明依旧是带着几分慵懒的模样。

  但那略显纵容的笑,那被阳光照得格外耀眼的大拇指,却无一不表露出认同。

  明明是作梦都想得到的认同。

  但真到这一刻,钱生呆呆的望了数秒,猛得转过头,脸上再次被晕红给占满:

  “我我去叫孙蕾了。”

  完全是一幅落荒而逃的模样!onclick="hui"